Hail Hydra!!

【冬叉】Door 在门外

(又发现我有一个好像没有发过的脑洞,没有写完的脑洞,后来记得看过有了一个类似的设定的文,这个也不会补完了吧。

这是一个时间线错乱的冬兵,他不知道门外是什么,是他迷了路的未来,还是已经死去的人。)



别人的时间线是线性的,而冬兵只能拼凑门后的零星碎片来猜测平生。

-------

“Bucky没有时间认知,他分不清现在,昨天,明天,过去和未来,如果可以,我希望——”

“除了懒床这有什么影响么?”

 鹰眼和托尼耸肩,Steve在没有打动任何人,Bucky随意的往嘴里塞爆米花,听到的更多是电视里两个女人的脏话,他喜欢新的东西,他没有听到过这个段子。  

“比常人多当了那么多年的年轻人总有点代价我猜。”抓空了爆米花的Bucky起身,顺便安慰因为被忽视而一脸落寞的老友,Steve没有被忽视的愤怒,他只抿着嘴跟在Bucky身后,看他熟练的拿走不知道谁放在冰箱里的甜点,还接了一杯加了一点咖啡的牛奶。  

“我也是如此,但我却没有。”


Bucky似乎还很惊讶为什么Steve还跟在自己的身后,他一手拿着咖啡,右手抓着他房间的门把手,他停顿想了一回Steve在说什么才转过身来,拍着Steve的肩膀,询问他是否需要谈谈。   

多说空话是没有用的,Steve突然间把想说的话吞回去,他摇摇头,Bucky拍拍他肩膀,


“当还是布鲁克林的小个子,有什么事情或者任务可以来找我。”  

 接着Bucky推门,那是扇普通的门,嵌在白色的墙体上,单调的褐色门板上一个金属的把手。推开门的Bucky猛的合上门,神情僵硬的转头看着Steve,墙体微微的颤动。 

  “Steve。” 

“怎么了?”

Steve奇怪的看向门,从Bucky再次拉开的门中看到风吹动窗帘,透蓝色的天空,房间没有一丝不妥。

 “不,没什么。”  

   Bucky皱起眉头,脸色铁青,他啪的一声甩门,Steve隔在门外。     

他看到门后空荡荡的房间,一个木质的柜子上摆着一个小电视,一边堆着一些监听设备,窄小的床上的床单老旧,几柄枪随意的扔在地上,还有些被卷皱的快餐纸,还零散着几个弹壳。   床上的坐着一个男人,五官深邃,身材精瘦,他望向门口的Bucky,不耐的抓着侧额的头发,恶劣的挤着嘲弄的笑容。 “你他妈的又怎么了?这个厕所这么久不会把你的家伙冲走了吗?嗯?Winter Soldier?”

他想要把嗓中的嘶吼叫出来,转瞬在身后门关上的一刹那不知道他嗓中挠的痒痒的是什么。他扑向那个男人,然后被暴起的男人喝斥踢揣到另一个门前,倒向推开另一个门后。

绝望从嘴鼻向上漫延,淹至头顶,浸湿发丝又遮住他的视线,这门后出现了许多人,他蜷缩的倚靠着门蹲跪下来。

空间中巨大的噪音失真又具象成各种嘲骂声,无数拳打脚踢加到他的身上“哈哈,他居然哭了!像个小姑娘似的!他的脑子果然洗坏掉了!”


--------脑洞-------

有些颠狂的叉骨求着冬兵,这是他的绝路了。

叉骨不是好人,甚至可以说是恶棍,但是——冬兵想帮他,所以他点头,他要带他走。


“干完这票,老子就他妈不给这群王八蛋干了!干死美队那个狗娘养的!”叉骨满脸狠戾,摔门出去。


冬兵跟上,要去做最后一票。


他打开门。


然后愕然的看到他拉着的车门外站着一个温和的金发男人,他说。

“叉骨的墓地,咱们到了。”


这是命运恶作剧的蒙太奇吧?转眼让跨出门的人迈到了终点。


--------



断掉的碎片在门外,疲惫却抽空了他全都的力气,在门外的是一次是笑脸或是其他无论什么,沉重到他没有力气打开下一扇门。

他躺进敞开的冷冻装置中,微笑的面对他的老友。

“Bucky,你不必——”

“Steve,帮帮我关上门。”

时间以线进展着,而在此处,被噩运的猫爪逗弄着缠成乱麻。


期许于下一次的开门时,美好在门外。


   
© 宇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15)
  1. 以日光的名义宇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