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Hydra!!

【Sherlock】甜品汉尼拔[Mycroft/Sherlock,汉尼拔设定]

甜腻、情色、挣扎、血腥,与欢愉。
——这就是地狱!

夏洛克福尔摩斯——外编探员、唯一资询侦探——从未如此对自己的天性感到为难。
他好奇、容易被危险吸引。
当他发现凶手直指他的血缘相关者唯一亲兄弟时,大脑就开始不清醒了,所以他才会见鬼的说出——
“如果我要吃掉你,会怎样?”

这已经是伦敦发生多起死亡事件之后,苏格兰场被下了死命令,但是凶手却嚣张又从容的制造了数起案件。

‘相同点就是缺少部分器官,闭嘴安德森,当然会有没有缺少器官的,你没有发现那些是病变器官么?关上你愚蠢的大脑,不要思考。他也许是一个器官收集者。’
在案件侦破过程中,让夏洛克也曾为难过,他远超于他人的大脑远远想不出来制作案件的理由。
他也少有的被案件难住了,夏洛克福尔摩斯也有破不开的死案。
例如这起,它的制造者简直就是比起莫里亚蒂还能与夏洛克一较高下的人,他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与可以怀疑的地方,假如夏洛克去犯罪他也未必能做到这一点。

夏洛克为这兴奋了好久,他甚至去了他的兄长处,向他的兄长讲着这个凶手的天才之处,不过他甚是不满着他的兄长的不集中注意力。
“你的节食单怎么样了?你又胖了吧!”
他的兄长在一脸餍足的吃着一块熔岩蛋糕,暗红色的岩浆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但是却可以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甜腻微腥的味道,他应付着夏洛克,“我知道他很天材,但是这个也是我很久才得到的,我得享受它,你可以尝尝,它有种少女的微甜感。而且我最近有狩猎,我瘦了几磅。”
“哦,得了吧,就你上次狩猎的小兔子肉?味道太糟了,不要再去凌虐女王花园里的小动物们了。”
夏洛克跳上他兄长家的专属于他的沙发,蹲在上面,双手合十,支着下巴,他想着今天那个少女被放光了全身的血液,失去血液的少女苍白的像是一块冻肉,像是把所有的鲜活都夺走了一般。

经常、经常,夏洛克经常看到他兄长在吃甜点,大概这就是造成两兄弟差异的来缘,将他与他的兄长一起放到街上去的时候,将不会有人发现这两个人是兄弟。
他们看起来南辕北辙。
一个微胖,一个干瘦,一个传统,一个叛逆。
所以他们一直在吵架,吵到让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在无他人时干起来,并且将就此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谁叫他的兄长是大英政府呢。

没有错,就是大英政府。
就是像是影视剧里最终反派的设定一样,这将还会是所有一切的幕后黑手、他的亲兄弟——麦考夫福尔摩斯。

夏洛克从什么时候发现这个事情的呢?应该说从他懂事时就这么认为的。
然后他最近才证实了它。
他从在他的甜腻的口腔里品尝到微腥的味道开始,他开始做梦一头鹿。
鹿是雄性的代表,是权利的代表,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男性崇拜,他以为是他的反社会情节发生了病态的转变——他病态的沉溺于乱伦带来的快感。

他轻侮于他兄长发福的肚子,不检的体重,虚伪的言行,但是同样溺于这些,所有被诟病的一切犹如卡洛因一般,让他成瘾。
他也愤怒于此,一直如此。

因为麦考夫轻侮于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珍宝——远超于常人的智慧。
麦考夫甚至于要比他还要聪慧,却辗转于庸俗的事务之间,他甚至沉迷于无聊的政治生涯,再也不复于他童年的记忆中两个只因单纯的智慧与精神交流而带来的欢愉。
反之就是不伦与肉体的放纵,他一边憎恶他,同时又在其他人秘不可知的时间与麦考夫享受肉体的欢愉。

夏洛克几乎以为他真的沉溺于肉体的乱伦了,直到某一天他思维宫殿的麦考夫形象发生了转变,头生鹿角。

——麦考夫是凶手!!!!

几乎所有的证据都是这样证明的!
而他此刻才发现!

他的手指震颤,瞳孔放大,肌肉痉挛,几乎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直到他把麦考夫缚于床上时,他才回过神来。

四肢被拉伸开,手与脚被绳缚于床角,身体赤祼。
“我想我们需要谈话。”麦考夫如同在白厅一般沉稳,尽管他身处如此窘境。

“哦,是的,我们需要谈谈。”
夏洛克他再一次双手合十,将它放在唇下,直视着他的兄长,像是他们每一次交谈。
“我想吃掉你,会怎样?”

麦考夫的眼神变了,他盯着夏洛克很久,然后突然间笑起来,“Yes,I do.”

“你知道了?”
“我应该很早就知道!”
“我也这么认为,但是你没有,显然我永远都是聪明的那个。”
“该死!”

麦考夫突然间用无辜的表情对夏洛克,“显然我需要点衣服,那怕是苏格兰场也不能让人光着接着询问。”

他接到一块蛋糕当‘衣服’,夏洛克他把放在桌子上的甜点扔到麦考夫的身上,并且接着将冰箱也打开,将里面的甜点扬在了他的身上!
“好了,你不是光着了。”

空气中开始弥温着甜腻腻的味道,浓重的让麦考夫狠狠的抽了下鼻子,一脸可惜的盯着自己胸口的奶油。

夏洛克他将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玻璃瓶放在了麦考夫腹部,让麦考夫瑟缩了一下,然后他开始着慢条期理的脱下他的衬衫,紧身的衬衫一个扣子一个扣子的解开,“你知道我前几天得到了一处房子。”
“如果是那个只有一人宽的长条装鉓的话,我确实知道。”

夏洛克把在脱裤子,他的西裤下面只有白色的三角裤包裹着,“所以你知道是我赌博赢来的。”
“是——”
“——所以也知道那是从食人俱乐部?我差点失去一个肾。”

夏洛克在脱内裤,背对着床,他说不想弄脏衣服,麦考夫许久没有回声,夏洛克甚至不想回头看麦考夫的神情。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实际上我到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夏洛克坐在了床边,仍旧是背对着他,他的手又开始震颤。

“在伦敦的食人俱乐部听说有个大人物在。”夏洛克说,“我猜是你,大英政府。”
“是的。”

他转过头像是往常一样跨过麦考夫的身体,骑坐在上面,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那个玻璃瓶,没有看麦考夫一眼。

他打开玻璃瓶,闻了一下。一种腥甜味,像血液混入了发酵的甜酒,之前他一直以为是甜酒的东西是血液。
打开玻璃盖子,将红色的血液淋在麦考夫赤裸的身体上,体温让血液与微微的酒味很快挥发出来,房间的味道更重了。

夏洛克侧贴在了麦考夫的身上,避开甜点多的地方,贴在耳侧小声的说,“我以为你总是正确的。”
麦考夫沉默不语,让夏洛克只能感受到他的呼吸。
“我以为你能控制一切。”
仍旧是沉默。
“我以为你和我完全不同。”

沉默许久,夏洛克听到麦考夫说,“I’m Sorry。”

“哦,是的,有些事情无法控制。”夏洛克自己说,他舔过麦考夫耳侧,用牙拉扯耳垂,用力到几乎咬下来。

麦考夫突然间说话。
“如果除去甜食,无论是什么动物,最肥嫩鲜美的地方莫过于侧颊,最美味不过。
我很抱歉,我和你想像中的并不相同。
I’m Sorry,Sherlock.”

夏洛克问,“为什么最近的案子并没有失去侧颊的?”
“我已经过了会享受最鲜美的年纪了。”

麦考夫感觉到耳侧的液体的温度并不是血液,而是泪水,然后他听到,夏洛克的声音。
“我很高兴,我曾经以为我们不一样。我曾经以为。
我很高兴发现我们一样。”

他们在一起时,他们看起来南辕北辙。
然后突然间发现,实际仍旧相同,食人魔与反社会。
麦考夫再一次听到了夏洛克童年时那种愉快轻松的语调,在夏洛克针对他时就不复再听过的。

“哦,麦考夫,你知道么,我曾喝过用烤焦的眼球泡的咖啡。”
“我并没有尝过,那味道怎么样?”
“还不错!”

当四肢都僵掉时,麦考夫发问,“你不是打算吃掉我么?”
夏洛克皱着眉,盯着血液与奶油。

“这就是地狱!我不吃甜品的麦考夫!”
麦考夫望着触不到的甜品,看得到而吃不到!
“哦,这就是地狱!”

   
© 宇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7)
热度(99)
  1. 羽落暮湮宇光 转载了此文字
    好吧……我没有明白……Sherlock和汉尼拔有毛关系啊……
  2. 北水鸮_再战十年宇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