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Hydra!!

【一对儿】第一章 初识(纯爱)

    傍晚放学的时候,阳光泛出昏黄色,等学生断断续续离开之后,学校就又恢复了安静的状态,直到晚自习开始。

    

    高二的晚自习抓得并严,总有几个学生在下面做点奇怪的事情,还曾经听说过有班级人在自习时煮火锅被教导处抓到过,相较而言,逃自习也说不上到底是算轻还算重的事情了。

    至少唐宁没有把这事当成过事来看。

    

    常山市二中,学校是这个只有四所高中的小城市中处于第二的这个微妙位置, 总而言之,至少还过得去,其他学校有的它一样不少,也不多。

    唐宁挺满意自己的学校的,正好让人不用像重点高中的学生一样累死,也不至于以后连个大学都考不上,不过就是太普通了点了。

    

    做为一个男生来讲,还是希望特别的事情,不是在游戏里的,例如像是之前听说某人在喝多了之后把那个秃顶的教导主人给踢了的这种说出来很拉风的事情。

    唐宁听他同桌说的时候,也是佩服,不过明显这太麻烦了,还丢脸。

    后来那家伙在升旗时在国旗下大声的念检讨书,这事才终结。

    

    不过对于唐宁来讲,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只是因为怕麻烦。当然,也是因为很多事他都不认为出格。做为一个几乎成年的人,他不认为学校规定的一些事情就是正确,做它们也不是出格——所以他逃课了。

    

    唐宁计较了一下大概门卫不会和他一个想法,不可能连人带着车一起放走他,于是决定从侧门翻门走,把自行车留在学校。

    侧门是一个自动矮门,很容易翻过去,同时也没有门卫,靠着网球场,唐宁打算翻门时,瞧见一边网球场里有点有趣的事情,于是这打断了他的动作。

    

    里面正有一群人打架,陈晓挑一群人。

    网球场是用铁网围起来的,在外面看得一清二楚,五六个人围着一个瘦高的人,瘦高的人被人提着领口,被浇得一头的水,脸上还一脸挑衅,看起来不像是他被一群人揍,像是他挑这一群人。

    

    先声明一下,唐宁不认识这人,不过他知道这人就是陈晓。

    美术班的大手,听说被美术班的老师得意到不行的学生,号称八大美院随便挑都能进;长得又瘦又高像个麻杆却有张好脸,被整个学校里的女生天天念叨告白的;学生中有名的混子,打架闹事样样少不了他。

    总而言之是只叫名的话没有人不知道的。

    顺便一提,就是唐宁之前听过因为醉酒踢了教导处老师的当事人。

    

    唐宁觉得像陈晓这样混成这种坏学生样子,是个高中男生都幻想着的。包括他自己,哪有说看蛊惑仔时不热血沸腾的。

    不过这么活实在太麻烦了,唐宁宁愿窝在沙发上玩上一天游戏。

    

    唐宁就保持着一只脚跨在门上,转着头望向网球场里面的状态,直到里面人打完,和唐宁想像的相反,最后陈晓没有倒下,从一开始就鼻青脸肿的样子,直到最后也那样,用和麻杆似的身材对比较大的脑袋狠狠的给了那个不知名的胖子一个头锤,然后晃晃悠悠的把其他人挨个又踢了一遍,远远的唐宁还能听到放狠话,“……再TM的不弄死你!王八蛋,敢……”

    

    还转头瞪了唐宁一眼,让唐宁差点没有踩稳摔倒,为了以示无辜,伸了个指大拇指回应,还特别喊了一句,“厉害!”

    

    陈晓咳了几声,还转过头去,唐宁从那个动作估计,他好像是笑的,唐宁撇撇嘴,手一撑,脚下用力一蹬,整个人都翻过门了,回家还能玩一会魔兽。 

    唐宁还没有走出去两步,就听到有人叫自己。

    

    “唐宁!唐宁!”

    唐宁转头,这才确认陈晓是在叫自己,而旁边也没有一个其他叫唐宁的人。

    离得近了,唐宁看得更清楚了——陈晓的下巴。

    陈晓抬着下巴,一手捏着鼻子,另一手冲着唐宁招,唐宁清楚的看得清陈晓的嘴角被人揍得淤血,牙上血红一片,从被右手捏着的鼻子里还不停的向外冒血。

    有点恶心,唐宁很少和人打架,虽然他不洁癖。

    

    “你那有纸不?给我点。”陈晓指着自己的鼻子。

    唐宁从包里拿出一包纸巾,转身往回走,递给陈晓,看着陈晓经过一番挣扎,才把纸塞到鼻子里,唐宁估计他是因为刚刚的头锤把自己锤得流鼻血。 

    

    还挺搞笑的。

    额头肿着,嘴角也破了,鼻子里还塞着卫生纸。

    

    “你知道我?”唐宁看陈晓能说话了,他挺纳闷的,他认识陈晓是因为陈晓各种光荣战绩,这光荣战绩又得加上一笔——网球场条战五男!不过唐宁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陈晓听说的,所以,更加提认识了。

    

    陈晓挑挑眉,不过脸上又一阵扭曲,估计痛的。“唐宁!唐宁街!英国首相住的一号街,有名啊,我一听到记住了,碰巧知道是你。”

    唐宁真没有注意过这个,他憋了半天,“只是谐音。” 

    

    “谁管这个。咝!——”

    唐宁看陈晓倒抽气,顺道问了一句,“你不去医护室看看?”

    “不去!这点就去,太娘炮了。”陈晓说着还笑了。

    

    唐宁也跟着笑,陈晓挺有意思的,至少没有了那群女生说的那张脸之外,比他们说的鲜活多了,短短的几句话至少让人觉得还不错。

    突然间唐宁想到了什么,“那你回班级什么的?”

    “我这样能去么?”陈晓示意他那张脸,唐宁都忍不住了。

    

    唐宁才说:“那你帮我把自行车骑出来吧,走回去太慢了,要是顺路也能带你一段。”

    “那好啊!进来,咱开车去。”

    

    唐宁又跳进来,带着陈晓去找自己的自行车,然后自己跳出来,在校门口等着陈晓从正门口出来。

    能够从正门随意进出是属于美术生的特权,陈晓更是名面孔,唐宁估计,门卫都得认识他了,唐宁转到正门的时候,陈晓推个车在那东张西望找唐宁呢,唐宁赶快小跑两步到车边,从陈晓手里接过车。

    

    “你去哪里?顺道的话,我载你一道吧。”这也算对陈晓帮着把车给带回来的报答,唐宁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他怕陈晓并不是那种自来熟的人。

    “成!”陈晓报了他家的方向,正好和唐宁家两叉,估计只能送到一半,唐宁说完,陈晓却绕着车子转圈,“说带我,你这车子除了横梁连个坐得地方都没有人,你逗我玩?”

    

    陈晓的眼睛都立起来了,唐宁的车是个变速公路赛车,整个车的骨架都是简单得很,为了轻便车子没有前筐和后架,骑得时候轻快,但是倒不能带人了。

    唐宁扯了一下嘴,然后把后车轮轴两边一掰,一对简易脚蹬。

    “能带人,不过你得站着。” 

     

    “有趣!我还没有玩过这种!咱走!”陈晓像是看新鲜玩意一样跃跃欲试,唐宁肯提醒他上来的时候得小心点。

    

    不过他一上来之后,唐宁就知道白操心了,不愧是总打架运动的人,相当的灵活,上来就稳稳的。

    

    车子重了一个人的份量,不过唐宁早就习惯了重点,这脚蹬就是被唐宁姐姐逼着安上去的,骑得还是飞快,一路上陈晓怪叫着什么,离得太近反倒听不清,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唐宁觉得这一路上所有人都注视着自己。

    

    到了叉道口,唐宁把陈晓放下,“那就到这了,我走了,拜。”

    “谢了!”陈晓咧嘴,露出一嘴粘着血丝的牙,让唐宁嘴角再抽了一下。

    

    想像了一下道上两个男的骑着自行车骑得飞快,其中一个站着的还鼻青脸肿得怪叫,唐宁瞬间确定所有人都注视他们并不是错觉。

    

    唐宁觉得幸好这人不是自己的熟人,那种看起来特别有味道跌宕起伏的生活果然还是远远的看着就好了。

    幸好他和陈晓不熟! 


   
© 宇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