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Hydra!!

[MycroftXSherlock]221B七夜怪谈

第二夜 夜半歌声 


    实际上这一天过的有点糟,确切的说John觉得前所未有的糟。
    在诊所里他又睡着了,并且差点给人开错了药,外加他还遇到了一个有点精神问题的病人,所谓的精神问题就是他拉着John开始大谈特谈他的命运论与神秘学。
    这搞得John很烦躁,他从早上起来就很烦燥。
    
    早上的起来的时候,他就看到夏洛克已经坐在了客厅里,穿着他平日里外出的那套西装,在做着实验,一边还记着笔记。
    “John,昨天晚上怎么样?”
    John有点惊奇,这可不一般,夏洛克很少在意别人,“还好,不,我是说不好,睡得不踏实,你昨天晚上没有回来?”
    “哦,当然!”
    然后他看到夏洛克在笔记上记着什么东西,然后难得的还给了John一杯咖啡。
    
    “等等,这里面没有放什么吧?”John停下喝咖啡的动作,他想到了好久之前的那次在巴斯维尔亚的咖啡事件。
    夏洛克瞪着John,然后扯了一个满是嘲讽的笑容,然后说了一句:“随你。”
    
    John还是喝了下去,咖啡再正常不过的口味让他很烦燥,这味道太正常了,正常到奇怪,他总觉得这一天都是被这杯咖啡诅咒了一般。
    让这天各种不顺。 
    
    晚上的时候,John还对于昨天的东西耿耿于杯,“夏洛克,你昨天到底拿了什么东西?”
    夏洛克在沙发上调他的小提琴,还时不时拿手拔它,对于John的问题显得很不耐烦,“没有,没有任何东西,你去看看你的抽屉里少了什么?”
    John同样翻白眼,“Come on,我要是发现了还会问你么?你昨天晚上在哪里住的?”
    
    夏洛克勾了一个让他毛骨悚然的笑容,然后说,“你不会想知道的。”
    
    John莫明的打了个寒颤,他看了一眼窗户,还没有关,窗帘被夜风吹起飘飘扬扬的,John打开电脑又搜了一下昨天晚上看的那个电影的相关论评,都是沉年的老评论,许多荒诞不经的段子在里面,比如说看完电影之后做梦梦到鬼,或者是各种倒霉,再或者是遇到了奇怪的事物之类的,总而言之都是可以一笑置之的,但是却让John有点在意。
    然后他翻到了一个老评论,上面写着,他遇到同一个人两次,穿着不同的衣服。
    
    这让John很在意,似乎和昨天晚上有点像,于是给那个人发了个信息,不过没有人回复,John猜大概这个人早就弃号了。
    
    “John,你死后想埋在哪个公墓?或者是哪里?”
    夏洛克突然间来了一句,蓝幽幽的眼睛让抬头的John吓坏了。
    
    John咽了下口水,来自战场的胆量让他应答下来,“不,谁知道,我没有想过这个事情,怎么了?你有什么新的案子么?”
    
    “不,我打算杀死某个人。”夏洛克的牙白森森的!
    
    John又打了个冷颤,然后恶狠狠的瞪了夏洛克一眼,“但愿你别扯着我和你一起去!我今天早上要早点睡觉。”
    
    夏洛克回了John一句但愿你睡得着。
    
    John沾到枕头就开始错沉沉了,不过他还是想挣扎一下,他回想这一天的经历,这包括了早上起床时的头痛到晚上夏洛克似乎又在收拾他的西装,像是要出去或是怎么样的。
    夏洛克昨天去哪里了?自己不想知道的话,兀的想到了夏洛克说的墓地。
    
    John再也支持不住了,枕头上简直像是有一双手,拖着John越来越沉,很快就陷入了梦乡。
    
    视野像是一个手持式DV,摇摇晃晃又昏暗,斜栽的石碑左一块右一声,长满了杂草,这是,墓地?
    大概是墓地,也许是个破公墓。
    
    John看到了前面有个黑影,然后他听到了歌声,若有若无,还有着柔滑的伴奏,他从腰侧掏出手枪,指着那个黑影。  
    
    “喂!你是谁!”John冲着那个人喊到。
    
    “是我。”
    是夏洛克!
    John瞬间瞪大了眼睛,那是个吸血鬼。脸上还沾着血!“我打算杀死某个人。”
    
    这是作梦。
    梦中的John意识到,然后他就坐在了一个小剧场内,只有他一个观重,漆黑的一片,台上似乎有个乐队在演奏,但无论如何也看到那些人。 
    
    而音乐也渐渐清晰,是John有些耳熟又说不上来的声音,又似乎不只一种。
    
    昏昏沉沉,又清醒挣扎。
    John醒来时,头痛的像要炸了一样,耳边似乎还回荡着某种音乐声,大概也才半夜三点左右,嗓子痛的厉害,得喝口水。
    
    站在冰柜边上是,John又惊奇的发现,夏洛克还未睡,他正在摆弄着他的小提琴。
    
    “你还没有睡呢。”John喝了杯冰水大脑才渐渐清晰,“你没有拉小提琴?如果你拉你的木头的话,我一定早醒了,算了,真说不上噩梦和你的木头声到底哪个好了。” 
    
    夏洛克瞟了一眼,然后转头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去了。
    
    再次睡去,让John差点迟到。 
    John总觉得那个曲子简直太真切了,随时可以让自己哼出来一样,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在他早餐的时候。
    
    “哦!真是太棒的曲子了不是么?”房东太太拍手赞叹到,然后冲着夏洛克,“夏洛克,如果你能时常乐意有音乐会似的演奏,我相邻居们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抱怨了。”
    
    “什么曲子?”John追问道。 
    房东太太惊讶的反问,“John,你没有听到么?昨天晚上,那合奏实在太美妙了!另一个是你么?John?”
    
    说着,她把手放在了John的肩上,John因为那手的触碰起了一层鸡皮。
    “不、不是我,我不会乐器。”而夏洛克也没有拉小提琴。 
    那,是谁? 

   
© 宇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