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Hydra!!

[MycroftXSherlock]221B七夜怪谈

完结

    
    第四天的时候,John再也不想呆在221B了。 
    “老实说,最近几天你的状态一直不怎么好。”
    John的女友拉着被子盖住自己,对着还在平息的John说。
    
    John确实状态不怎么好,当然这不是指刚刚在床上的能力,而是他最近有点心不在焉,甚至于连女友在床上微带询问的调笑都没有发现。
    
    “确实糟透了。”
    John在从他女友那里得到的舒爽被这一个问题就打回了原形,再一次开始烦躁。
    
    “也许是从那个碟片开始,一切变得太TMD糟了!”John的粗暴让他女友不满,不过他都没有注意到。
    
    “如果不是夏洛克最近又预谋着什么,就绝对是221B有问题!”
    
    说实话,这几天的日子让他觉得不是夏洛克的骨头先生活了,就是他在221B又弄了什么诡异的东西,John当然什么都没有发现,夏洛克见鬼的细致观察力可以让他把事情做到无迹可寻!
    但是John发誓,他觉得不正常,无论自己还是什么东西。
    
    “该死!”
    见鬼的套子居然没有了!
    John忍受不了自己的唠叨,那听起来就像是自己的姐姐一样。
    但是果然他被什么诅咒了吧,就像现在一样,连套子都没有了!!
    John恨恨的把空盒子扔到地下。
    
    “其实,我听过贝克街有一个幽灵。”女友神秘兮兮的向John说,John带着不耐的情绪,“我猜那个鬼叫夏洛克。”
    
     
    诊所的人认为John最近实在太累了,他的脸上都看得出来,所以在周五的时候就给John放假了,可以让他好好的休整一下。
    John还是得回221B,虽然他万分不情原回去,不过他还是得住在那里的呢。
    
    因为还早得很,John既没有消遣也没有事情,最后只能选择坐在沙发上发呆。
    看样子夏洛克也不在屋子里,不然不可能这么安静,看样子只有电视是能打发一下时间了。
    
    打开电视的John果然被电视吸引住了,里面正在放的是关于非洲的动物纪录片,重播昨晚的节目,毫无疑问那挺有趣的,无论是矫健的猎豹还是慵懒的狮子,对于男人来讲,这些大猫也很吸引人。
    
    如果吃点东西就更棒了。
    John想到了房东太太之前送上来的小蛋糕和小饼干。
    
    “夏洛克!你把饼干和蛋糕弄到哪里去了!?”
    冰箱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John想也没有想,直接吼出来,夏洛克不喜欢甜的东西,这东西却不见了,气愤了几秒,才想起来,夏洛克好像不在屋子里。     
       
    愤愤的把冰箱门甩上,却听到了响声。
    “蛋糕不见了么?”
    
    夏洛克居然从卧室里出来了!
    John瞪大了眼睛,夏洛克从来都是精力旺盛的无处发泄,可难得有晚起的时候!
    而现在夏洛克披着睡衣,不像往日里面还穿着衬衫,今天是单是一件睡衣,全身还像是脱了骨头一般倚在门边上,如果这不是夏洛克,John一定以为这是哪个刚放纵回来的,乱糟糟的头发,松驰又困倦的神情,外加眼低泛青,居然还打着哈欠。
    
    “被野狗偷吃了。” 
    “哈?”John觉得自己听错了,他盯着夏洛克从他身边路过,到厨房里拿了一杯咖啡,然后又回到卧室,居然还加了杯糖。
    
    John突然想起,似乎无论自己还是不看电视的夏洛克,都不看那个频道的,再想一下他所有的东西似乎都被动过。
    “夏洛克,我觉得屋子里好像还有另一个人!”
    
    “赫德森太太?”夏洛克在关门之前问,还挑了一下眉。
    “不!绝对不是!我发誓,我感觉到了!有别一个人在这里生活的痕迹——”
    
    “哦,你还真让我惊讶。”夏洛克的声音夸张的惊喜而上扬,就像他平时嘲讽别人那样。
    “我听说,贝克街有幽灵,我是说——”
    
    夏洛克直接转过身去了,用真正嘲笑的语气,“你真是天才!”
    
    John想把手里的东西扔到那扇关紧的门!
    
    等等,关紧的门?
    夏洛克从来都不关门的,John觉得这一定是夏洛克又在鄙视自己的方式!
    
    周五一天,John用无数的方法证明了他的想法,比如,食品神秘消失不见,被拔过的电视台,动过的物品,第三者的鞋印,找到的越来越多证据只会让他更多的不安,甚至于他去看了几个日韩电影,关于那些生活在别人家中的隐形人,甚至于有些生活了十几年都没有被发现!
    
    而这让他第二天周六的时候彻底起不来了。
    一周的不安与疲惫击倒了他,而他床上躺着的时候,甚至于夏洛克还在他床边做着什么记录!
    
    “该死的,你到底搞什么鬼!我发誓我这一切都是你弄的!”John彻底不再控制了,他发誓如果起得来的话,一定要把夏洛克揍死!
    
    “哦,是的,一个实验。”夏洛克眼皮都没有抬,他把手里的本子收起来了,没有让John触到他。
    
    “我发誓,我们房子里一定有另一个人!”
    John愤怒的吼,虽然他的声音很小。
    
    “哦,是的。”夏洛克还是没有抬头,他甚至把眼睛转过去了。
    
    看到夏洛克典型心虚的样子,John一瞬间把一周操的心全部都安下去了,“去你妈的,告诉我,到底是谁!”
    
    “是麦考夫。”夏洛克说到麦考夫,突然就像找到倚势了一样,“四天前他就像牛皮糖一样,赖在这里不走了!该死的死胖子!”
    “天啊!居然是麦考夫!!为什么他会生活的像是隐形人一样!”
    
    “亲爱的John,是你太迟钝了而已,我从来没有隐藏过我在这里渡假的事实,只是你对他视而不见。”
    该死的福尔摩斯式言论!John觉得自己蠢透了!对于他们兄弟来讲,所有的都是摆在这里,看不见的都是蠢货!
    
    不过John却不敢像面对夏洛克那么样了,他不断的用眼视示意自己很疲惫,请大英政府离开这狭小的房间。
    
    麦考夫看样子是刚刚回来,他表达了对John的关心之后,甚至轻快的下楼去了,而夏洛克大吼的声音把John吓了一跳,“死胖子你不许运赫德森太太的蛋糕!!!”
    
    头又痛了,果然他就说他的蛋糕不可能凭空消失不见。
    夏洛克看样子也要下去了,John赶快问自己要什么时候才能解放。
    
    “他是说渡假没有错吧?”
    “是的,一周,从周二开始的,他从来没有隐藏过,我真惊讶你居然到昨天才发现,居然还提出了一个可笑的幽灵的假设,真是‘天才’般的想法。”夏洛克的假笑让John想给他一拳!
    
    John再一次回想起来,对了,是没有错,从周一开始,夏洛克出去再回来之后,这糟透了的一周就开始了。
    “他住在哪里?他什么时候会走?”
    “我的房间。下周周二会走,还有什么问题?我还有实验。”
    
    John觉得完全不需要问了,如果是麦考夫的话,简直所有不合理问题都可以合理化了,麻木的就让夏洛克放下咖啡就下去了。
    
    也就是说,John在不自知的话,居然和麦考夫合住了几近一周的时间!
    和大英政府安全的合住一周的时间,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John干巴巴的自我调笑着。
    让我一觉死过去吧!一觉死到下周一结束。
    
    未能如愿,John在半夜的时候就已经头脑开始渐渐清醒了。
    
    在进入这一周结束的凌晨时,John觉得他发现了更可怕的东西,似乎事情并不是他看到的这样的。
    
    他觉得,果然他是长了眼睛,但是从不动脑子,这个世界太吓人了!幸亏他没有早早的看清。
    
    从最开始,这个事情似乎就不太正常。
    
    夏洛克周一时睡得哪里?John联想起在女友家的经历,他已经猜到着夏洛克拿走的是什么东西了。毫无疑问,是安全套。
    而周二时,那半夜的歌声,John觉得自己要有一对儿子的话,如果其中一个学得是小提琴,另一个这无疑问也是要学中提琴或大提琴,当然钢琴也可以,不过John不认为麦考夫会无聊到把钢琴搬到221B。
    周三时,John简直不想去想那个哭声的事情了!
    周四时幸好在女友家!不然不敢想像到底会撞到什么!
    周五,哦,是的,夏洛克说的没有错!都是自己太蠢了没有发现。
    
    John恨不得一枪崩了自己。
    再想到夏洛克说的麦考夫在他的房间。
    细思恐极好么!!!!
    
    卧糟!!!知道了大英政府的秘密还能活下去么?
    
    等等,再想想更多事情更可疑了好么?想想那变态暗恋似的监视。
    再想到有好几次John自己早上归来,麦考夫都是一副打扮整齐的样子在221B,完全让人分辨不出来他到底是刚来到或是留宿了一晚!
    
    如同自己没有生活在这里一般,John如此暗示自已。
    
    “John看起来就像见到鬼了。”夏洛克在说,并且他说麦考夫,“你就像是个活着的鬼,甚至于一个星期都没有被发现,可怜的麦考夫。”
    
    “哦,是的,他实在有点迟钝。”麦考夫点头,他看着John木然的说着自己还有事情需要离开,然后冲着夏洛克说,“他还在低烧么?”
    
    “是的,一个星期,每天一点药,他一直在低烧他居然没有察觉!”夏洛克觉得不可思议,相较于普通人来讲,John当过军医已经是很有警觉性的了。“没有人告诉他不要随便接别人递来的食物么?”
    
    “Yes,就像我当初教过你的那样。金鱼并不那么想。”麦考夫回道,然后他勺了一小块布丁,然后问夏洛克,“要么?”
    
    夏洛克十分厌恶的盯着他的哥哥,“你的牙齿大概又不痛了吧?当然要!”
    
    麦考夫把甜腻腻的布丁含了进去,然后又度给他的幼弟,唇齿推攘,片刻之后,那片布丁都不知道进了谁的肚子。
    
    “真恶心!” 
    夏洛克脸不红,气不喘的评价着,仿佛当事人不是他一样。
    
    “哦,是的。”麦考夫同样。
    
    哦!!!!该死的兄弟怪谈。
    从楼下反回取伞的John发誓,这才是他遇到过最怪的怪谈了!! 

   
© 宇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