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Hydra!!

【Sherlock】不给糖就捣蛋!【MycroftXSherlock ,完】

 “trick or treat!”
    “为什么我要给糖?”
    
    ————————————————
    “Shit!!这见鬼的是什么!?”
    “天啊,夏洛克,你不能就这么出来,之前我们说好的!!”
    早晨上午八点左右,夏洛克起床的时间。
    221B里,夏洛克披着床单,手指着自己的胸部,John一脸不堪受辱的悲催。
    
    如果有平行宇宙,也许会有变性设定之类的,但是这不是理由。
    “这TMD到底怎么回事!?”
    夏洛克像了个炸毛的猫,他在沙发上跳来跳去,让他的披在肩上的头发都晃到了眼前,他愤怒的抓住了它们,然后吼道:“见鬼的还TMD接了头发?!” 
    
     John坐在自己的小沙发上,一手支着额头,这个问题他已经解释了一早上了,“我已经说过了,你之前因为安德森,所以才去接了头发的啊,才不到一周,难道你就把它们删掉了么?”
    然后他用明显能让夏洛克听到的声音‘嘟囔’着:幸好没有这种女友,只是个舍友就有够让人头痛的了。
    
    “这是个没有感觉的假胸!!”
     他用手狠狠的托着那对微有规模的胸部,狠狠的揉它们,它们看起来和真的一样,大开的床单看得出,他和夏洛克的肤色质感完全相同。
    
    “哦!身为女孩子可别这样!”赫德森太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手里还托着一些东西,看起来像是早餐,但是没有人需要这个,夏洛克不需要,别人也别想在此刻吃!
    赫德森太太的看夏洛克胸部的眼光活像之前那个寡居多年而又死了儿子的老太太是的神情!
    
    她小声的凑到夏洛克耳边——夏洛克蹲坐在了上面——声音完全压到了让夏洛克也几乎听不见的——说什么羞耻的事情的语调:“别担心,这挺像真的的!你不说没有人在意,平胸并不是问题,女孩子总有拥有一大堆追求者的。”
    然后他冲着John说,“你可别当真,他的是真的。” 
    
    夏洛克的脸瞬间黑掉了。
    他挥手了赫德森太太,然后又被抱怨不礼貌,像往常一样。
    
    哦!是的,看起来像是往常一样……
    ……
    
    完全不一样!!!!!
    
    夏洛克的狂躁度简直比得上三个月没有案子的情况了。
    从清晨清醒之后。
    他发现,哪里出了问题。
    
    他胸前有点沉。
    确切说是沉甸甸的,所以一低头——
    他看到了一对形状很棒的东西。
    
    看起来,他胸前好像——长出了一对胸?
    女人的胸?
    单从外表来看毫无破绽,甚至会在躺着时侧垂变形,如果不是夏洛克狠狠的掐了一下没有感觉的话,他都不能单从外形上来确认这是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让他有点懊恼,然后他把他宽松的睡裤拉开。
    黑黑的一丛。
    
    真的是一丛,没有平时在那里躺着的一团!!!
    
    他把床翻了个遍,没有任何线索,和他睡着之前一样,然后他又检查了房间里的摆设,一切都在原样。
    打开衣柜。
    黑外套,西装套装,蓝围巾,没错。
    拿出来之后,完全不对了!
    外套居然诡异的带着女式收腰!
    西装细节小花样与女式小西装款设计是以前没有过的!!
    蓝围巾没有变。
    这些看起来和以前他穿过的像是情侣同款! 
    
    这TMD的是怎么回事!!
    夏洛克整个人都陷入了疑惑中,毫无疑问,这不是别人干的,所有的东西的摆设都符合夏洛克自己的习惯,甚至于那些衣服的衣折都是他之前那些衣服上的。
    
    然后当他发现被他习惯性无视的那些监视器也不见了之后,夏洛克冲出了卧室,于是开始了开始的那一切。
    
    整个房间都快被夏洛克踏遍了,每个地方,都没有任何问题!
    而针对于监视器的事情,John倒是给了回答,“你哥哥怎么可能在女孩子房间里安那个?夏洛克你哥还是很关心你的。”
    
    这简直像是火上浇油!
    难得的,明知道一切都是错的,夏洛克竟找不到任何来反驳!
    
    整个屋子里透出来的女性味道让人烦躁,胸前沉甸甸让人烦燥,连这个挡住的视线的头发也更加让人烦躁!!
    
    夏洛克突然间想到了John说的话,他居然让烦躁冲晕了头!
    
    “你刚刚说,安德森?”夏洛克皱起眉头,他想不起来这能有什么联系,那怕是他也猜不到这会有什么关系。
    
    John耸耸肩,“他被你整得可真可怜。” 
    
    【安德森迷这个美女神探是谁都知道的事,不过明显这个怪人美女侦探眼光于顶,对于苏格兰场的镇场的雷斯垂德都不屑一顾,更别提小法医安德森了,从暗恋的搭话衍变成被单面嘲讽,安德森真够可怜的了。
    “你喜欢我什么地方?”
    
    侦探的搭话让小法医兴奋坏了!以为会有希望了,面对比他还高点的侦探打算从头到尾都夸讲一遍。
    “短翘的头发很可爱——”
    “我知道了。”
    
    第二天,侦探接了头发,变成长发飘飘的美女。
    
    于是,安德森一度听到的打招呼方式是,你喜欢我什么?我改!】 
    
    “哈!真是我的博客作家的文艺描写!”
    夏洛克干巴巴的讽刺了一句,狠狠的扯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那床被单,然后扭过头,不再看John,这见鬼的听起来,还真是他自己的行事风格。
    
    一切正常,除了夏洛克被变成了女人之外。他甚至于在自己房间里发现了一包卫生巾,然后他随把把它扔进了垃圾筒,他觉得那怕自己就算真的变成了女人也不需要这个。
    
    正常到他又接到了雷斯垂德的电话,有一个听起来还不错的案子在等着他。
    
    真的看起来正常极了,所有人都正常极了!
    
    这才不正常!夏洛克这才意识到男女之间的不平等!!
    
    他在出门时,极度厌恶那变成女款的外套与西装,只穿着衬衫带着围巾就出门了,哦,还顶着那接了的长发。
    气冲冲往人让人避而远之的他居然接到了好多人打招呼,苏格兰场那些他并不知道叫什么的蠢货之类的!
  
    而在安德森挡到他面前时,他没有等安德森出声,而是抢着说:“Shut up!在你已经拉低了整条街智商之后,我不想让整个伦敦都蠢到让人无法生活!”
    然后安德森真的闭嘴了,不像往日与夏洛克争辩,而是直接走了。
    
    这TMD到底怎么回事!
    安德森的懂事没能让夏洛克好受,而是更在不痛快了。
    
    是谁弄得这一切?
    
    夏洛克打算找到这是谁做的恶作剧,但是却在苏格兰场发现更没有头绪了,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个女人。
    
    他知道有一种情况,在人群中,所有人都认定一个答案之后,大部分人都会认同这个那怕不正确的答案,而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成为那些蠢蛋中的一个。
    他毫无疑问是个男人。
    
    而此刻,竟然因为所有人的没有任何疑问的表现,也开始有些动摇了。
    夏洛克又陷入了他那种陷入案情死角时的状态了,脸上带着困惑的表情,而现在在街上这样可比他平时吸引人得多,一个穿着西裤衬衫带着围巾的美女总会引人驻足看上一下。
    
    ‘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all which is impossible, then whatever remains, however improbable, must be the truth. ’
    一切思绪突然间都被震碎,在兄长的法庭上,夏洛克突然间听到了句话,振聋发聩。
     
    “居然差点被你骗了!这么可笑的玩笑。”
    夏洛克懊恼于自己的糊涂,然后从街头向着另一边走去,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人能骗到夏洛克,除了他完全不可能还有其他人。 
    
    他打了一个电话,给他的流浪汉情报网说的昨天来过附近的催眠师,然后又去了解了一下最近军用的新产品,感知过滤器。
    最后,他在卫生间里,又看到了自己亲爱的小兄弟,它一直在那里,当他又意识到他一定存在之后。 
    
    夏洛克突然间明白了一切!
    他被做了恶作剧,在万圣节之后。
    
    前一天晚上,他对于John的节日邀请以无视了之后。
    而今天的一切,全是所有人的联手的恶作剧。
    不得不说,以他们的水平的话,做的还不错。
    不过,这可不只是他们的水平,他们中没有人能够把一切布置的让夏洛克看不出来。 
    
    ========================= 

    “trick or treat!”麦考夫发誓,每次万圣节他都没有得到过糖,每次都是被他弟弟给弄走了。 
    “为什么我要给糖?”夏洛克翻白眼,麦考夫早就过了要糖的年纪,况且他才是兄弟中小的那个!
    
    哦,天啊,夏洛克每次都要这么破坏节日么?我不知道你们家的节日都要怎么过的。
    是的,自从他出生后,他力致于破坏我每个节日,当然也包括万圣节。
    trick or treat,总是被他破坏掉。
    
    所以,我们可以给他个trick! 
    
      ——————————————————————
    
        “嗨,茉莉~”夏洛克在研究室的门口,向茉莉打招呼,语调像是那些调情的女同一样。 
    
    茉莉迅速的脸红,在发现是夏洛克之后,拿起一边的毛巾不停的擦手,看得出来她很紧张,“夏、夏洛克,你好。”
    
    “能帮我个忙么?”
    
    “好的。” 
    
    当傍晚的时候,在MI6门前,有个穿着衬衫的女人在入口处,直接把一张纸报告拍到了办公前台上面。
    然后女人着冲着出来的负责人说。
    
    “我怀孕了,你们BOSS的,让他出来负责吧!” 
    
    麦考夫在牙疼,不是因为偷吃糖,而是因为性别是男的幼弟的孕检报告。 
    
    他就早该知道,永远都是夏洛克在恶作剧他!

   
© 宇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