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Hydra!!

【Sherlock】吾栖之肤[Mycroft/Sherlock,微*Myc/Joh*]

在SY玩脱了,被封号了

说一下雷点,没错,就是电影那样的设定,应该无肉,但是血腥场景可能会有。

梗实在太简单了,我就讲一下电影大概吧。。

主角,把弄死他女儿的男人,整容成了女人,然后和这个‘女人’一起过什么的。。大概就是复仇与爱的故事之类的

===================

——“你的名字是?”

——“你知道的!”

——“不,我更想听你亲自讲出来。这更有利于我们的交流。”

——“……夏洛克,夏洛克.福尔摩斯”

——“你的问题是——”

------------------------------------------------------------------------------------------

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的各部分机能都将从黄金期渐渐下滑,依赖于身体或大脑的工作黄金期往往只有短短数年。

“这意味的,你总有一天会渐渐失去曾经骄傲的聪明才智,而回归于凡人。”麦考夫永远都是温声斯文而有条理,一如他永远没有折皱的竖条西装,那些都是老式绅士一切。

“不!我可以看到思维宫殿在崩塌!!!见鬼的年龄,你比我还大七岁!”

夏洛克尖锐的吼出,让人崩溃的永远不是一成不变的贫疾,而是巨大的落差。

思维宫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崩塌,残骸与灰烬湮没了整个大脑,他甚至不能记得前一天曾经阅读者的任何文字,推理不出任何线索的答案。

“甚至那些错乱的记忆让我分不清我是谁。”他的声音听起来难以置信。

没有去想过失去一切的能力会是什么样子,至少街头的那些人从未想过。

不过总有人会发现世界与自己想像而构建的宫殿是不同的。

曾经的国际棋手也曾让兄弟二人惊叹,每一步的的棋子所落甚至要远妙于二人思维所有的推导,所以,看他胜出所有比赛,一步步走向神坛变得理所当然。

只不过是兄弟再也不执着于棋盘的游戏罢了。

大概是青少年时期的某个清晨,青年的麦考夫带着少年的夏洛克去拜访一位邻居,不远处的一位不知何时搬来的那们陌生人的邻居,居然算得上兄弟二人的旧友。

曾经还年幼时曾喜欢过的棋手,而如今的园丁。

曾经摆弄棋子的手如今带着老茧与伤痕,曾经在赛场上严肃而矜持的神情变成为了大笑讲出一次次失败,甚至,连曾经的奖杯都已经丢弃。

夏洛克从那间房子离开时,太阳在才升起没多久,路上还有着行人在跑步,阳光透过清晨的露水泛出稀薄的红,似乎肉眼可见的在蒸腾着。

早就可以透过实验的失败直面死亡。

而那个棋手并没有成为当年他所设想的那般永远驻立于神坛,也没有他所理所当然的认为永不失败。

今天麦考夫告诉他的是,关于衰老。

时间总会带走些什么。

“时间总会带走些什么。”麦考夫说。

“但不是现在!”夏洛克喊道。

然后夏洛克沉默了下来,不再发脾气。

是的,时间带走了什么,他不再像年轻那时可以因为怒气而愤闷许久,如今他更容易陷入静默之中。

大脑在嗡呜,闪现的记忆与白光如同走马灯一般在残骸之上呼啸而过,似乎有无数细小的针在头皮上穿叉缝织。

思维宫殿在崩塌,无时无刻不在,这就是思维崩塌的声音——疼痛。

“也许我需要吗啡。”

“——不,我确信你不。”

也许是时间带走了些什么,但也许是因为多年前的那场事故。


   
© 宇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9)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