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Hydra!!

【Sherlcok】花窗【Mycroft/Sherlock,文艺狗血向,第一章】

201X年 冬
    
     近来有很多人来关心我室友的情况,他的离开已经是第四个月了,很遗憾至今我仍未知道他的去向,我的朋友们也对此束手无策。
    而此刻的案件更加让我心焦如灼,在白教堂附近的案件已经是第五起了,这也是许多人来询问我的原因我猜,我知道你们有着与我同样的心情,请不要在这里留言或是在我不在时来拜访221B了,假若有真实的与我室友相关的确切消息,请通知苏格兰场,雷德斯垂是位很好的探长,他会通知到我与警方,甚至于是室友那位神密恋人。
    
    抱歉于我被室友嫌弃的文艺性,我难以控制的想要在此刻谈论一下关于我的感想,无论是对于案件或是对于室友。
    
    我不想去非议于死者的作为,但是作为一个医者的本性,我难以面对凶手的作为,他或是她,是我曾经遇到过的最丧心病狂的凶手,作为医生我曾经经历无数手术与面对各种样式的尸体,但是刨开女性或是Omega的腹腔,将子宫取走,任血肉赤裸的坦露于天地间,也许是出于某种宗教崇拜,也许是单纯的报复性行动,但是都是无可原谅的恶劣行为,对于生命的亵渎,我都将以最憎恶的心来面对凶手,并且希望早日将其抓获。
    我听闻在某种在网络的言论,他们崇拜于某些凶手,而这被称为‘开膛手’的便是新一任偶像,我并不喜欢这种行为,无论经过何种美化,凶手,只是单纯的是凶手而已。
    
    论其单纯性,我的室友的言论也许是更加偏激,比起那些对凶手好奇并崇拜的人来讲,也许那些人是他欢乐的源泉。
    但是我相信他的本性,他是个好人,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他更愿意站在天使这一边,请允许我自以为是一下,我相信我们的这些人姑且是朋友的存在,也是他站在这一面的某个原因,而我愿意一直当这个原因之一。
    我此刻如此希望他能现身,相信他可以很快的便找到凶手,原谅我怀着让怀孕数月九月的Omega来破获如此案件的低劣心思,但是我相信,他能够做到。
    他的思维敏锐而灵活,观察入微,能够从细小的细节发现真相,当他思考时,突出崎岖血管的跳动几乎都是那不可思议绚烂思想的具象化,瘦削细长的手指的第一次跳动的节奏都会暗合某一种神秘的节拍,脸颊在每次思考时闪动的让人心醉的智慧。他病态而苍白,却有一种奇异的魅力。 
    如果说有谁能够在所有人都无法抓捕到犯人时成功的找到线索,我毫无疑问并且十分确认的就是他了。 
    
    是的,在从客观的角度上,我现在也很难否认我曾迷恋于他的智慧,这大概就是让一些读者与喜欢我们件的爱好者们曾误以为我们是对的关系了。
    但是当你面对他时,你会发现很难不爱上他的智慧,而这与情欲与爱情无关。
    像是你无法拒绝在寂静无声的黑夜中盛开的一束绚目烟火,像是你无法拒绝你站立在高处时凝视空旷山野中的勃勃生机,像是你无法拒绝在紧闭花苞在绽放一瞬间惊艳美丽,像是在一片肃穆黑暗的教堂中突然发现的斑斓花窗。
    
    某一次,我曾陪同他去教堂办案,在晦色的教堂中凝视着巨大的花窗的感动,几乎等同于在茫茫人海中发现他不可思议的智慧的绚目,在数以亿计的人海中也轻而易举的脱颖而出。
    白色的光穿过那花窗,在背后投射出更多的光,照亮了整个教堂,五彩斑斓让人炫目。
    
   如此让有魅力,让人难忘, 我猜这也是有着如此多人关心着他的情况的关系。

    而你永远不会想到将那花窗摆置于你的床头, 所以我们并不是你们所猜想的那样。

    
    他有着神秘恋人,一个Alpha,其他未知,并且在他失踪后也从未出现过,我希望你可以早点出现,我会用拳头操扁你的脑袋!让你知道一个对于伴侣失踪无动于衷的人应该得到什么教训! 
         
    我希望他能够看到这篇博客,并且早些回归,同时重提一遍,希望有相关线索的人通知苏格兰场,他的体貌特征你们可以在报纸上看过,瘦削高挑四肢修长,皮肤苍白,圈曲黑发,也许肚子会大,也许并没有,性别是男性Omega,他失踪时是怀孕五个月,现在应该是九个月的,也许会出生,也许并没有。
    
    最后,希望早日能够抓到白教堂的凶手。  
    
    ——John.H.Waston

   
© 宇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