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Hydra!!

【Sherlcok】12.6花窗【Mycroft/Sherlock】

 事情并非会因为几声哭声而改变,麦考夫的电话把伦敦的雨水传入到了电话的另一旁的乡间,母亲低低的抽泣,她预想到的坏的一面都在上演。
    而实际上麦考夫并未将最坏的消息告诉他,只是单纯的讲述了一下夏洛克成为一名Omega的事实,麦考夫似乎听到了那一边的雷声,“母亲,我想你也许需要把衣服收回。那么,这次就这样了吧。”
    他可以想像到乡间的大雨,他在家的日子未曾遇到过的大雨,肆无忌惮的冲刷着一切。
    
    无形之物带来的影响总是让人后知后觉,那怕是麦考夫也才清楚,高功能反社会人格将意味道什么,无论他如何的努力或是如何,夏洛克再也将不复于当年。
    那些淡去的记忆中仍旧是幼童时的样子。
    夏洛克有着自己的理论,他对于将红胡子开膛破肚没有任何歉疚,麦考夫同样需要的也不是一句道歉。
    
    在教堂中,麦考夫同夏洛克共同在人群中,安静又吵杂的声音中仰望着那个巨大的十字架,麦考夫觉得他也许在祈祷,他在祈祷能够让他的仕途更顺畅一些,这并不是应该对圣灵诉说的,也许是某种不敬,不过麦考夫需要这个。
    夏洛克问麦考夫,“看看这些人。你不觉得我们有什么不对么?”
    麦考夫同样望向坐于神灵的会所同样忙碌的人们,他们在忙于祈祷忙于倾听,那是一群虔诚的人,而夏洛克并不是这样,夏洛克平静的望着他们,与望向那巨大的十字架时的目光没有任何差别。
    巨大的花窗在十字架的背后,十字架在逆光中一片黑暗。 
    是的,麦考夫向圣灵祈祷,希望他的仕途会更顺利一些,他想,有一天夏洛克会需要到他,他不想预见夏洛克脱于常理的时刻,但是确确实实的知道,总会有一天。
    
    ==== 
    
    有时,麦考夫会想,也许他永远不会接收到最坏的消息,因为总会有更坏的消息来到。
    
     
    麦考夫在夏洛克大学毕业的那年,又送夏洛克去戒毒间。 
    
    夏洛克永远都在病态中,在各种报告中清楚可见他的吸毒史,在麦考夫不曾送给夏洛克任何宠物之后,似乎他在热期找到了另一种娱乐方式。
    麦考夫忍不住悔恨最初抽屉中的那瓶吗啡,也许就是这引领夏洛克走向另一个深渊。
    
    
    这是一座安全房,空荡而微冷,混杂着热期与呕吐物的微妙味道,让人觉得悲惨的是,那怕尽管如此,恐怕在另外一种性别的人看来,夏洛克看仍旧是如此美妙,麦考夫同样属于另一种性别,他却只是觉得生痛,因为夏洛克的脆弱不堪。
    夏洛克的双眼混浊,发质微焦,双颊内陷而颧骨高突,骨瘦如柴,麦考夫翻开观察他的指甲,他的指甲干枯几近脱落,对于麦考夫的翻弄不做出任何反应,吸毒引发的各种症状,才短短四年,就如同将死的瘾君子。
    在那房间的外面,车水马龙,仍旧有着许多的名为结合的强奸,同样也有着死于毒品的瘾君子,麦考夫兀的想到夏洛克的问话。
    我们有哪里不对么?
    
    麦考夫一直孤身一人,未曾觉得有何不对,他在思考当初中断的想法,给夏洛克找一位伴陪,而不再同于那漫无目地的思考,而此时的夏洛克需要的是一句忠诚而健壮并且有着乐观积极成熟思想的成年人,而这成年要乐于臣服于他。
    假使有这样一样人,相信像是某一被定位的圆心,夏洛克将被限制在某一正常的范围内,而不再如此折磨自己。
    
    麦考夫确信自己的想法的正确性,但是却又没有把握于如何说服清醒之后的夏洛克。 
    这真是一个坏消息。
    
    然后,当夏洛克醒来之后,他仍旧清醒,热期不能影响他,同样毒品亦为不能,也许这是值得高兴的,福尔摩斯兄弟有着超脱于常人的大脑,使他们摆脱于因为大脑局限带来的丑陋姿态。
    
    那是一个微微泛凉的黄昏,天空的边际溅着血红,大片漂浮着的东西在燃烧,未知的东西在影响着虹膜的颜色,而夏洛克正缺少这种东西,淡到无色的眼睛注视着麦考夫,然后他说。
    “麦考夫,我只想与你结合。”
    
    麦考夫想,他总是对的。
    在一个坏的消息后,总是可以接收到更坏的。 

   
© 宇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