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Hydra!!

【Sherlock】花窗【Mycroft/Sherlock】【完结】

====
某些事情,有了开始,就再也不会有结束。
像是从红胡子开始。

被称为开膛手的存在,像是凭空出现又消失无踪,他有着熟练的手法,作息时间却又像是一个普通的正常人,但是他做出的事情完全不能以常理度之,整个伦敦都在为白教堂血案人心惶惶。

麦考夫像是站在地狱与人间的交界处,他在摇摆不定,他有时会想要把一切错误校正,把所有的崩坏的齿轮都修补,但是无济于是,那怕那是用他的血肉做的填补,当他看到在黑暗中焦虑崩坏自我毁灭的夏洛克时,他就知道他没有这个选择了。
有时他会冷眼旁观那些人们,自大又愚蠢,盲目又任性,甚至于平庸一生未产生任何有用的价值,甚至有某些尚不如一头猪猡。他们却生来享用着一切,生活在阳光之下。
为什么他们会如此,而夏洛克却要永远生活在黑暗中呢,麦考夫总是会无法控制自己被负面的情绪吞噬。

然后他看到了那些被杀死的金鱼们。

被开膛破肚的金鱼被扔在街头,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某个方向,空张着嘴,像是要吸入氧气,但是已经没有用了,失去了脏器并大开的腹腔让他无法再吸入任何有用的东西,血腥味飘散在空气中,粉红的肉与深红的内余置内脏是那味道的源头。现场很吵闹,有人在围着尸体打转分析着线索,有人在紧张的在现场四周打转,还有人在哀号。
也许他是死者的家属或是更亲密一些。
他抱着那尸体,号叫着,声音难听又刺耳,像是他们往常发出的难听语言一般,愤怒的向所有人发泄着他的绝望。

夏洛克站在他身边,他完好完损,麦考夫总是要做到让他完好无损,无论他做了什么,他问夏洛克他的想法。
“没有一点痕迹,没有任何可以找到的。犯人像个天才。”夏洛克的神色认真而兴奋,他像是往常对案子感兴趣一般,他甚至十分认真的问麦考夫,“我想像不出有任何人能过瞒过我,除了你之外,这现场,是你处理的么?”

一瞬间多年的坚持瞬间崩溃,麦考夫再也无法像是一个能够支撑起一切的兄长那样站立,他紧紧拥着夏洛克失声痛哭。
他看到了夏洛克的眼睛,认真到他无法、甚至不敢给出那个肯定的回答,他亲手将每一个痕迹抹去,洗去每一滴沾染在夏洛克身上的血滴,让夏洛克自己都无法发现,但是又怎么能告诉夏洛克呢,不告诉他又怎么能否定他更加接近真相的猜测呢。
他看到了那个哀号人的眼神,像极了他每天在镜子里看到的那人,眼神灰败又绝望,像是永远堕入深渊,再也回不来了。
“Sherlock……Sherlock……放手吧。”

这个世界像是只有两个人,他与夏洛克。
如果发生了什么,除去一人是凶手,那么他们永远都是同谋。

大厦将倾。
再也不是某种力量能够挽救的了,麦考夫没有成为他所想的支柱,夏洛克似乎也仍旧在追求着的那个属于他的存在。
白教堂附近破损的某处,灰暗的破败工厂中,夏洛克躺在他那里,空气中的味道血腥泛着腥甜,麦考夫小心翼翼的捧着那个小婴儿,像是一个奇迹,它真的一直在长大,直到被从腹腔拿出时,它们还连在一起。
“瞧,是一对兄弟呢。”麦考夫小声的同夏洛克说。
夏洛克缓缓的闭上眼,“是的,我听到了它们的哭声。”
一片寂静中只有麦考夫的低泣声。
“是的,他们真可爱。”
……是的……他们……真……可爱……啊……

是啊,他们真可爱呢。
那怕沾着鲜血也带着笑容。
那是一对双胞胎,胸腹同腔同卵连体双胞胎,他们连在一起,永远也无法分开,胸腔口连让他们拥有一个共同心脏,这样就拥有一颗心,他们的大脑相连在一起,他们就可以感知到对方的思维而亲密无间。
与他们,真像啊。
却不会再像他们一般,那感情像是永远隔着无形的屏障,永远无法传达。
最可悲的爱情了吧大概就是。
我爱你。我亦爱你,但我不相信你。
纵然有万种痴缠与爱恋都无法传达了。

也许,这就将会是他们的来世了;也许,这就是他们的来世了。

他小心翼翼的把它们浸泡在福尔马林中,然后又小心翼翼捧起他弟弟的尸体,然后向着教堂走去。
在那教堂的埋葬罪人的西向,巨大的花窗之下,他准备了一个坟墓,他们将永远安眠于此。
黑暗中一声枪响过后,除去那微微泛新的泥土,谁再也无法知道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致DI.Lestrade
假使你收到这封来信,相信你定一同收到了那他们,请将那对可爱的兄弟葬于某处,只须记名为福尔摩斯兄弟即可。
非我没有可信赖托付之人,但是思来想去,却只有你一人可当于此事的委托,感念多年对于夏洛克的照顾。

至于白教堂之事,你们可以就此结案,这第六宗,你可算入其中,或不愿亦可,也许它去前五宗微有差别,但毫无疑问这将是白教堂最后终结。也许你从现场发现血迹属于夏洛克,请不必担心,我想请你转告John,我与夏洛克此刻在同一处,并且从未像此刻一般安好。请勿挂念。

我已请警署人员统计探长你的多年功绩,这些将足以给你一个满意的职位。至此,我已无其他挂碍。

最后,愿诸事安好。
——Mycroft.Homles


——————
倘使若在闭眼之时,尚且还会有何幻觉的话。
愿世界在这一刻停驻。

麦考夫宁愿相信此刻是永远的停驻。
他看到夏洛克站在巨大的花窗之下,笑的安宁。

夏洛克亦是希望那一瞬是永恒。
他看到了某天他与在麦考夫在一起,在教堂中,只有他二人。
麦考夫站在另一方,不再那么遥不可及,不再高居于不触的雪顶,不再若既若离,他问夏洛克,你愿同我在一起么?
夏洛克此刻愿意像每一个普通人,愿意像每一个遵从于天性的Omega,然后他伸出手,说。
Yes,I do.

就此,停驻于此刻吧。
就此,眠于旧梦吧。

一道光穿过了那花窗,光亮又绚烂的照亮了整个教堂,然后——
支离破碎

【完】

有些定因为我懒,都没有仔细写出来,最后还是说明让大家看个乐呵吧。

一,在本文剧情中,出现红胡子之前,小夏从没有说过一句话,所有台词全是麦哥自我解读。

二,关于标记,在301回来以后,本文的病娇小夏病发,自我毁灭倾向严重,于是麦哥告白,Your loss would break my heart.于是标记。

三,最后所有人仍旧不知道小夏的Alpha是谁。

四,白教堂案原型就是白教堂开膛手杰克案,最后于是一直有争议的第六宗案子为麦哥杀死小夏了。

五,最悲伤的被砍掉的一点————本文最初是要做肉文联系的。

具体情节:


有下线的就不要看啦!












幼年夏偷窥手哔!——疗养院接回手哔!——戒毒腿哔!口哔!——标记啪啪啪!——怀孕啪啪啪!——孩子死掉啪啪啪!——杀人啪啪啪!——最终双杀啪啪啪!

   
© 宇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