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Hydra!!

【sherlock】第十二夜:小卷毛生日,生贺

圣诞夜

那孩子,在床上不安分的扭来扭去,被子裹成一个茧。
门被推开了,父亲趁着一点光线望着那个鼓鼓的包,他轻步的迈进来,将床底的袜子收起放好,然后坐到了地毯上,把手放到茧的上面。
茧终于停下来了扭动,片刻之后,一只毛茸茸的脑袋探了出来。
姜黄色的乱毛下面小脸肉嘟嘟的,在被子的里的闷得发红,大口吞着空气,然后才用蓝色的眼睛望着他的父亲,“Dad?”
“Mike,你在做什么?”
孩子眼睛转了个圈,盯着黑暗里那只玩具车然后才又把眼睛转回来,看着他的父亲,“啊——”孩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太情愿说出他在做的事情“我在祈祷。”
父亲把孩子的小心思全部收于眼底,他摸着那头卷毛,“哦,你在祈祷什么呢?”
孩子撅嘴,他再次望向那黑暗中,那怕躺在被子里都可以看到他塌下了肩膀,小声的嘟囔着,“我不喜欢今年的圣诞礼物。”
“所以?”
“所以我希望上帝可以给我换一个礼物,其他什么之类的都好,我不喜欢自行车,那太蠢了。”
父亲忍住不被孩子的话逗笑出声,他忍着笑,摸了摸孩子的头,又把被子拉平,“好了,睡觉吧。还有上帝可不会同意这种要求的。我爱你,晚安。”
“哦,晚安Dad。不过我觉得上帝会同意的!”
那孩子第一夜的祈祷是。
上帝啊,请给我换一个礼物吧!我猜你会同意的!阿门!
父亲把孩子领到床上,把被子掖好,然后和孩子约定,“我们说好了的,今天要乖乖睡觉。”
“好的。”
“我爱你,Mike。”
“我也爱你,Dad,不过我要先祈祷一下,只一句!”
孩子闭上眼,然后很快速的又睁开,小声说了一句,“晚安。”
“晚安。”
那孩子第二夜的祈祷是。
我不喜欢新年前的聚会!上帝啊,没有人和我一样不喜欢么?阿门!
“是你么?Mike?”门外响起父亲的询问声,现在的夜晚时总是父新来查看最后一次。
孩子冲上床去,慌乱的把被子盖到头上,然后回答他的父新。
“不!不是我!”
“我进来了。”父亲征得孩子的同意走进了房间,那孩子枕在枕头上姿态有些僵硬,又向他挥手,问他“怎么了?Dad?”
父亲带着笑意,“亲爱的,布丁沾到了你的脸上。”
“才没有!”
孩子猛的从床上坐起来,用手摸着自己肉嘟嘟的脸蛋,在确定并没有时,气愤的对他父亲说,“你骗我!”
父亲指着桌子上那块吃掉一半的鸡蛋布丁。
“晚上上床之后不能吃这个,忘记了吗?现在去刷牙。”
“好吧。”
孩子垂头丧气的去刷牙,然后又再一次回到这床上,眼睛亮晶晶的望着他的父亲。
“Dad,我明天可以吃两块么?”
“这可不行,你妈妈一天只会给你做一块的,这块你可以留到明天吃,明天还有一块新的,你就能吃一块半了。”父亲可不会被这可爱的表情骗到,他换了一种方式对孩子。
孩子撅嘴,“那是我今天没有吃完的!我想要多吃一块。”
“晚安,Mike,你可以期待明早有新鲜的。”
“晚安,Dad。”
第三夜时,那孩子小声的期盼。
上帝啊,我希望以后妈妈可以多做出一份布丁来。阿门。
第四夜时。
“我不喜欢狗。”孩子很郑重的告诉他的父亲。
父亲揉了揉小鬼头,无可奈何,“你还不喜欢自行车。”在孩子大力点头时,父亲忍不住笑出声,“那可不行,妈妈和我坚持认为你需要运动,养一条狗也许是个好的选择,一个新的礼物不好么?”
孩子瘪嘴。
那孩子在心里小声的想,我不喜欢自行车,也不喜欢狗啊!上帝啊,来个喜欢这东西的笨蛋来让母亲开心吧!
第五夜。
父亲故做严肃的对着孩子,“不许再欺负其他人了。”
孩子翻身,“我才没有欺负他们,是他们太笨——”
“我爱你,晚安。”
“晚安。”
孩子对上帝说,我希望有个人来陪我,不要那么笨。
第六夜。
孩子抓住父亲的手臂,“我是会有个妹妹对么?”
父亲笑着拍拍孩子的手,“是的,也许是个弟弟,你喜欢么?”
孩子向上帝祈祷。
那孩子希望他永远是家里最棒的!那怕是有个弟弟或者妹妹之后。
第七夜。
那孩子希望他的弟弟或妹妹可以漂亮的像是白雪公主。哦,或者王子。
第八夜、第九夜、第十夜。
一夜又一夜,直到第第十一夜。
孩子激动又忐忑的抓着妈妈的手,“妈妈,妈妈,真的一定要给我生个弟弟妹妹吗?我可以做的最好,不需要弟弟妹妹的!”
母亲揉着孩子的头,“他一定是你最喜欢的,我们一直都会很爱你。”
小男孩忐忑的对上帝说,好吧,如果一定要有个弟弟妹妹,他要一直爱我。
那个男孩接连祈祷了十一夜,直到第十二夜,上帝以他的要求为肉,肋骨为骨,送给了他一件礼物。
妈妈抱着新生的弟弟对男孩说,“麦考夫,看,这是夏洛克,你的弟弟。”
哦,是的,男孩,那是你的弟弟。
他漂亮可爱又聪明,满足了你所有的要求。
那是上帝的给麦考夫的礼物——夏洛克。

【关于后来】

圣诞

小卷毛:圣诞讨厌死了!我才不要和一群蠢货聚在一起!让麦考夫去!他对应付他们拿手着呢!
麦考夫——不,我当初的祈祷的意思并不是这个。



小卷毛:我要叫他红胡子!
麦考夫:它是我的狗。
小卷毛尖叫:你把一只狗只叫做狗!
麦考夫:他是我的狗。
小卷毛:你又不喜欢它!
麦考夫:……好吧,它叫红胡子了。

聪明与笨蛋

Mum:不要欺负你的弟弟!麦考夫!
麦考夫:是他太笨了!
小卷毛:我比他们聪明的多,你怎么不去找你的那些同学玩。
麦考夫:哦,别提了,你是笨蛋,他们是金鱼。

甜点

麦考夫:Mum,相信我,我并没有偷吃,是夏利偷吃的!
Mum:麦考夫!骗人是不对的!不许说谎!夏利上周又瘦了,而你还在胖!
小卷毛做鬼脸,麦考夫悲愤:是!知道了Mum!

再后来

麦考夫某天带着小卷毛去医院,“我们一定得查一查,为什么你吃了那么多甜食,却越来越瘦,青少年型糖尿病可不是玩笑。”
小卷毛得意的嘲笑他不吃甜品仍旧在胖的兄长:“不用检查了!我把我那都扔给红胡子吃了!”
想想那些可爱的布丁,想想那些甜美的蛋糕!想想那些失去甜点的日夜!想想那些被污陷为因为甜点而增长的体重!当初祈祷的两份布丁就没有几次到他的嘴里!居然都进了狗肚子!
悲愤的麦考夫突然间沉默下来,“夏利,怕你伤心,我一直没有同你说,其实红胡子的死因,是糖尿病。”
小卷毛瞬间红了眼睛,望着他哥哥,“真的么?”
小卷毛忧郁自责了一个星期。
直到麦考夫再次出现。
“骗你的。你以为狗可以活多久?我笨蛋弟弟,它只是老了而已。”
于是麦考夫整整一年都再也没有吃到一丁点甜品。

   
© 宇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