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Hydra!!

【Sherlock】兄长【Gen,粮食向】

姐姐,酒吧,钱,争执,妥协,所以——
    
    “看得出来,麦考夫会是个好哥哥、我是说至少曾经吧?很难想像你样会如此——”
    
    所以,这将是一个博客作家的叙述欲望?
    
    那大概是属于221B某个夜晚中的一个,无聊的寂静中,这不长见,也不少有,夏洛克会窝在沙发中,沉溺于思维宫殿中不知做些什么,John也许是在酒吧,或者已经回来。
    
    他的姐姐沉溺于酒精,为此还和她的女友分了手,这点夏洛克一开始就知道,而他至今在与他的姐姐纠缠着,无尽的麻烦和如何也扯不干净的联系,让人费解。
    
    “麦考夫?魔王——”

    或者也挺容易理解的。
    不难看出,John的父亲,也就是Himsh沉迷于酒精,从John流连酒吧却不喜酒精就可以看出,那从John少年时就开始了,而他的姐姐保护了他。
    John以为他说出来夏洛克也不会理解这种因为一点点小事就产生的改变,不过,实际上夏洛克能。
    当然,实际上这也并不是小事。
    
    就像John的姐姐并不只酒鬼姐姐一般,麦考夫也不曾仅仅只是做对的魔王。
    
    大概那件小事是在他认为自己可以独立时的事情。
   
    年少的夏洛克接连着破了数起案件,这确实是很长面子的事情,特别是在回家后他又帮着小镇的那个平庸——没有能力而又自我安慰的说词——警察破了一起案件,说起来还算有趣,但是在成年后的夏洛克看来尚且不足一星的案件。
    
    他终于有某方面赢了那个无所不能却又在工作之后意外沉寂了的哥哥,某方面来讲,他曾经做好了以后每天对着电视里拉选票到处开会的议员麦考夫的准备,而麦考夫却意外的沉寂了下来,就像他不曾那么闪耀过。
    
    夏洛克把那个案子所有档案拿到了圣诞节的餐桌上,餐桌上有着每个人都爱的食物,包括夏洛克,他把资料分发给每个人的手里,麦考夫的那份尤其厚——鬼使神差的。
    
    然后他开始叙述他在破案时的过程,少年时的他还不能像成年后的那样条理分明,他赘述了很大一部分带着的个人兴奋而自大愚蠢的感情的东西——在记忆宫殿旁观的成年夏洛克的评价。接着就是母亲的夸赞与父亲微笑,就像当初看到麦考夫挂满A+的成绩单。
    
    所以,他挑衅的看了一眼麦考夫,就一眼。
   
    麦考夫那时比成年的夏洛克还小的多,不过看起来比此时的总是一脸傲慢的麦考夫让人喜欢多了,他把夏洛克给的一打纸挨张看完了,然后他盯着其中一张的时间要远过其他的时间,并且把它抽出来,放在了最上面。
    他盯着夏洛克,并且对于夏洛克的那一眼回以一笑,哦,那是后来假笑的雏形。
    
    然后他们开始对于夏洛克这个案子轮流发言,由父母开始,然后轮到兄长,最后才是弟弟的结束陈词。父母的话虽然唠叨,但是总是带着偏向性,虽然他也爱他们,但是实际他更信更多的是总是指出缺点的兄长的话,像是个游戏一般,总是想要从他那里听取到更好的话。
    
    麦考夫在听父母的发言时不时点头,直到轮到他说话时,他微微顿了一下,仅仅是小小的一下,在他望向被他放在第一页的那张纸的时候,然后麦考夫对夏洛克说。
    “做的很棒!真的。”他夸讲了夏洛克,甚至为了确定又在后面加了个肯定词。
    
    一瞬间,夏洛克的眼睛睁大了,瞳孔放大,不可置信的望着麦考夫,那个总管他叫笨蛋的兄长。
    不过胜利的喜悦并没有如期而至,仅仅是不可置信席卷了他,连带着把这个案子从头至尾再次翻洗一次,接着被应付的愤怒冲击了大脑,他猛从桌子另一边起身,少年的细长胳膊扯过被麦考夫放在膝上的纸,然后怒视着麦考夫。
    “你在愚弄我!你发现了这个错误,甚至于你知道具体什么回事!但是你居然还夸讲我!”
    
    少年的夏洛克尖锐的吼着他的兄长,然后他的兄长用一种他不太擅长的姿态说,实际上你并没有错,仅仅是一个小小的细节出现了误差,然后少年的夏洛克猛的掀了桌子,就像那句谚语一般,关于变脸与掀桌子的。
     不可思议的极端情绪变化,成年后的夏洛克认为是他为期不长的青春期。尽管他现在仍旧时常如此。
    
     这是福尔摩斯家第一个不欢而散的圣诞节。
    至少对于夏洛克是如此,因为之后父母与麦考夫是怎么样他并不清楚,就像之后他也很少有过回去的圣诞节一般。
    
    这大概就是件小事,像是John与他姐姐的小事一般。
    同样也像是John与他的姐姐一样,再然后的事情就不同了,就像是随着那件小事,他们拉开了名叫成长的无尽战争帷幕。 
    
    夏洛克很少提及少年时代,一方面那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事情,另一方面,在这方面遣词总是格外挑剔,他思考着要用如何的形容词来描述关于麦考夫与此的一切。
    
    是的,实际上,他再次看到当时那一切,他看到了麦考夫的微微停顿。
    
    毫无疑问麦考夫发现了那个失误,他在选择哪一个重要一些,教导者或是兄长。
    
    是的,更重要,对夏洛克更重要的——他做我的兄长。 
    
    “是的,我是说他是——”
    “哦,算了,问你真是个蠢问题,你们的回答总是戏剧性,帽子侦探和他的魔王怎么会明白这什么见鬼的人类感情!”

   
© 宇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