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Hydra!!

【TSN】逆转听证 EM【5段7.14结婚设定】

27.

    这场面混乱成一团,鸡同鸭讲各说各的,简直是场灾难,那群律师在和克里斯和达斯汀视频对质着些乱七八槽的婚礼事情。


    

    28.

    爱德华多的脑子也乱成一团了。他声涩艰难,“所以你邮出去了?”

    

    马克耸肩,“你说了的,不邮出去它们没有用。” 

    

    Fuck off!我们TMD就没有在一个频道上!!!!

    

    29. 

    场面的一度陷入混乱中,直到爱德华多在他的女律师耳边说些什么,才开始停止,他们停止了下来杂乱的发问,并且改变了发问方向,放弃了证实婚姻的真实性,转而投入到了另一方面——骗婚。

    

    女律师的反应很灵敏,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揪出了重点,“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尽管这份婚姻有着爱德华多的签字,并且还有着其他证明等,但是这不能说明什么,实际上,直到你在这里拿出这个证明前,我当事人甚至于并不道到他属于一段婚姻中,这属于一种欺骗行为。”

    狡猾的女律师直接给马克的行为敲定了性质,马克的律师看起来很不满想要反驳她,马克却不耐烦了,他讨厌说些没有用的东西。

    “并且两人处于长期的两地分居中,这点毫无疑问,甚至于刚刚扎克伯格已经承认,这是一段无性婚姻,那么也不得不说这是因为他对于爱德华多的欺骗行为,并且这对于我当事人造成了一定的损害——”

    “所以他婚内出轨了”马克的律师Sy插嘴。

    “不,这是一种特殊情况,不能用出轨来定义!”

    

    马克低下头,拿着笔在纸上画着一个公文包,这可真无聊,一些漫无目地的争吵。 

    

    “他们并不能被严谨的定义为婚姻中!”女律师中突然间压制了全场,“这是一个骗局!他们没实质的感情,并且在他让爱德华多签下字来稀释股份,这甚至符合婚姻诈骗的定义!”

    

     30.

    

    他们怎么不打起来!?爱德华多起身,他想来杯咖啡,松驰一下被塞满混乱逻辑的脑仁。于是他带着马克粘在他身上的视线就倚在了咖啡机前,直到那视线的主人被它牵引着,站到了他面前。

    

    又是那种固执已见的表情,他不想和马克说话。“我并不知道我居然还结婚了。”他以为他是嘲讽的语气,但听起来像是叹息。

    “我没有隐瞒过你。”马克的理直气壮。

    

    “哦哦!是的!你只是不告诉我!!”爱德华多的语气终于是充满了嘲讽,“哦,天啊,真感谢你在多年之后来告诉我——我结婚了!Surprise!!我可真喜欢它!”

    马克的表情表示他很不喜欢爱德华多的语气。

    

    爱德华多想,他该更不喜欢他现在的表情,那一定是不耐烦,“So,What for?”

    

    31.

    

    “你几乎一直都是在受害者的态度表达自己,甚至我并没有说出什么。”马克终于出声,他理直气壮的表情如故,只是眼睛瞪大,仍旧不像他控诉的语气的那般委屈,“甚至于无论是婚姻还是这个什么见鬼的官司,我搞不懂为什么是你把我起诉了!!你为什么不想想每个人都不告诉你稀释股分的原因!!” 

    

    32.

    爱德华多猛的一颤,他终于直视马克的双眼。

    

    33.

    

    他终于收起了那付受伤鹿仔的表情了。

    

    马克抿着唇,每次试图劝爱德华多想开点,却仍旧得到的还是抱怨,就像是关于见鬼的虐待动物的争吵时,像是他们在关于Party争吵时,他只能试着转变话题离开爱德华多的指控。这次他没有转变话题。

    “你最初就选择想要一个更好的前途,而不是和我们在一起,并不只有我!达斯汀和所有人都在问我,爱德华多在哪里?当然,他在纽约实习呢!为了华尔街!而你甚至于并不看好我们。你当然注资了FB,但是假如你愿意相信我们,从能让你赚到那么多钱的经济专业角度看看,不可能看不到我们的未来发展水平,这和广告没有关系!只要你能愿意更公平一点看待我们,我数次请求你回来,对,请求,而你总有着那么多理由,是的,总比我们的一切重要。”马克的语气急促,比他更急促的是爱德华多的呼吸声,他几乎像是要猝死一般。

    “你是我的男朋友,丈夫,或者一切你知道的那种,别说你不知道!从我只愿意和你一次次进行什么见鬼的多人约会就知道!如果你能更关心一点公司相关的文件!或者说我,你早就会注意到这些,那些明明白白标着!”

    

    马克终于缓下来了,他给了爱德华多一个呼吸的机会,然后才说,“我真不想说,这一切,都是你不看好我们,和不关心我。” 

     

   34.

    

    爱德华多怀疑他有气胸。或者他永远都是眼睛有些问题。

    他总是看到马克的表情永远都是固执已见的表情,但是他确信他听到马克的语气几乎是哭出来。

    

    不,马克从来不哭的,只是他又听到他说“是的,我们正处于一段婚姻中。你知道的。”  

    

    35.

    爱德华多,正处在一段感情中。

    不过身为当事人他竟不知情。

     

    36.

    爱德华多几乎不知道他是怎么坐在座位上,他想和律师说他愿意放弃些什么,但是想想竟也不知道出于法律或是什么其他方面哪些是他不应该有的,去他的For everything!该死!

     

    于是他的律师仍旧在为了那不知道有几个零的支票撕扯着。

    

    她说,“对于这段婚姻我抱有怀疑态度,没有感情基础的——”

    

    37.

    

    马克是此刻最不受争吵与混乱影响的人,直到他再次举手,打断了女律师。

    “这并不是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他直视着女律师,几乎用眼神表达了‘你怎么会有这么可笑的想法?’,然后把他刚刚放在一边的录音笔拿了起来。


   
© 宇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