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Hydra!!

【冬叉冬】爷爷的套娃

        清理老物件时突然被绊到,放下旧画框,低头看到有两套套娃不知道从哪里滚出来在地板上,满是灰尘,也许是从去世的爷爷废旧品里被人落下的吧,随便一踢它们便又滚不见了,直到休息时吃外卖时脚碰到,我才终于拾起它们。

        那是两只套娃,应该是爷爷那个年代的流行过的、也许不——反正时至今日我不认识的形象。一个有画着圆环中心有个五角星,像个靶子。有个靶星的套娃相较另一个来讲,看起来漆皮完整一些,满怀着惊喜打开后,有点失望的发现这是一套丢失了几件,而现在不成套了,打开最外层,套娃中最小的那个在碗中摇摇晃晃,旧色泛黄的头顶A字像个不倒翁,看起来不能去做古董做价了,小套娃瘦瘦小小,和他外面层的带着靶星威武样子差得有点远。再看看另一个吧,另一个的旧色同样泛黄,帽子歪歪的咧嘴笑的,也许这是一套大兵套娃?

        这只套娃封口漆皮磨损严重,经常打开的样子,摇摇听声音至少会多几个小件,扭开里面是完全变了个样的打扮的一个小件,有特别标出红星的银灰色手臂,从脸上简陋的几笔上我猜还是一套,然后再打开,里面居然并不是原本样式的了,相比外层颜色要鲜亮些许,被藏在中间的小人胸口粗糙的画着一个交叉的十字,完全可以确定它是属于另一套是因为它的脸上画着黑色的头盔带着白色划花的痕迹,纽扣似的黑色圆眼睛还有一只缺少半边,半边黑色的眼睛带着划痕让它有些像受伤差点瞎掉,耷拉着眼皮却意外的有精神,不知道是不小心磨损或者本就如此。

        这明明就是另一套的了啊,有点失望,尽管这中间的小人从颜色看来被当初曾被精心照看过,但不成套的套娃当成旧物也不会有人要,大概这就是被前面收拾的人随便丢弃的原因吧。

        不知道爷爷在想些什么,把这两套、不,也许是三套,放在一起做什么?看起来还丢失了一套,那个有着交叉十字的小人丢了所有的外套,把仅剩的一个放在这个的心里做什么?为什么不扔掉呢?

        一字排开三个套娃,伸手戳动歪带军帽的外套,歪帽子士兵傻傻的晃了晃笑脸,又碰了碰标着红星的内套件,红星手臂左右栽了几下,刚刚交叉小人在里面没有拿出来时还像个不倒翁般,这时竟再也没有立起来,大约曾经磕破过重心偏移坏掉了吧,看起来他们被遗弃的问题有很多,交叉小人倒是站的稳稳的,随手把这个扔掉,打算和其他一起扫到垃圾筒中。
        “啪嚓!——”
        交叉的小人竟然碎掉了,里面竟然还有一个更小的交叉小人,也许是太久了,刚刚没有扭动?里面的小人没有黑色的头盔,一张小脸上完全是纵横的划痕,宛如毁容一般。

        看了一眼被摔碎的原本完好的外套,你可真可怜,死死的套在里面的竟然是一个丑陋的小人,我想那怕碎掉里面而这个留着外面的也会好看些,不过一起扔进垃圾中倒也无所谓了。

        再随手一扭,哦,确定这是最后一个了,也确定爷爷一定是老糊涂了并且丢了一套交叉的小人,他把歪军帽士兵与交叉小人这残破的两套混放在了一起。

        被藏在交叉小人心中的这个——歪帽子士兵的有红星手臂的,花纹精致小小的,色彩竟然还很新,我是指相对刚则带靶子的那个瘦瘦小小的,也许是爷爷新补的呢?不知为何不补全好好摆放呢。

        在放下最后一块披萨时将套娃依次套回,最鲜光的红星手臂的小人被藏在毁容交叉小人中,交叉小人带着的面具的破损掉了呢,再将它放进红星手臂中,最后塞到歪帽子士兵中,轻轻的戳戳士兵,他又笑眯眯的晃了晃,交叉小人的破片在里面响了响。

        将拆开的套娃藏在另一套的心里面,不知道笑眯眯的士兵知不知道他心里藏了一个不是他的小人,这个小人又把他藏在了心里?爷爷真是自顾自的任性呢,父母口中奇怪老头的形像更加鲜活了一些,随手将它们扔到了地上,转身打扫起仓房去,扔垃圾的时候,竟意外的又想起了这套奇怪的套娃。

        鬼使神差的,就把这两套也许从俄罗斯来的套娃从垃圾中留了下来,并且随着其他垃圾一起点着,像是爷爷说的,有些东西要随着人的消失一起逝去,我猜,这套套娃也是该随着他离去而消失的东西,就像他说过的老兵岁月。 

        扔一页我不想翻读的爷爷的书信进火焰中,俄罗斯的邮戳淡淡的,早已风干老化的木质套娃的火势猛的高涨几寸,火舌将它吞下,纸张蜷缩又卷展直到烧成灰烬,直至凛风吹尽最后的火焰,吹飞一块残纸,在我看清是残余的字迹否是Winter前,便随飞而走了。

        最后落上锁,这栋空屋会有下一个主人,再见了,爷爷的套娃,和他的老时光。

看到新发的小公仔,于是来的脑洞被摔碎的套娃

被毁容的套娃


   
© 宇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