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Hydra!!

【冬叉冬】街头涂鸦

停下你那去丑极了复仇者大厦的匆匆脚步,听我说个故事。

你路过这小巷时,你会注意到朋克们的涂鸦吗?大略是不会的,刚巧我有个有些粗俗的事故,就是与你刚刚路过的残破墙上涂鸦有关。好的,你可以转身退回几步,看到了吗?不,不是说他墙后有什么,就是乱七八槽的颜料,退远点,再远点。是的,它是个人型。 

好吧,其实它在撒尿,你看出来了,是有点粗俗,甚至他还露着——你懂的。

反派没有生活娱乐这种话,是刻板的正派打击人时用的宣传语,不要相信他们!九头蛇特战队至少会任务结束后去嗨上一晚,全员。   

那家酒吧在小朋克的聚集处,迷幻的灯光下没有人知道这群人是谁。 

朗姆洛起身,液体在肚子里晃了晃,带着他脚跟都打了个转,然后听到“队长喝多了!”起哄声,这话不对——

他反手抽出蝴蝶刀,瞬间挽出个漂亮的刀花,擦着一众小逼崽子额头,眼神冷厉又阴寒没有丝毫醉意,“你们再猜猜,我喝醉了?”

“嘶!”倒抽气声响了一片,寸长的头发轻飘飘落下,哦,除了副队和冬兵,副队的发际线隐藏的太深了,朗姆洛慢吞吞收起刀,“喝你们酒,别他妈的管我。”他走了几步,绕过索群的冬兵:“你们他妈的谁给这小逼崽子嗑药了?”

冬兵抬下眼皮,嗨得就像躺他脚边的小朋克,朗姆洛踩着小朋克胳膊走过去,小朋克只是抽搐下,这三人都没出声,不知道那群小逼崽子嘟囔了什么,走到门口的朗姆洛还没有那么好的听力。

小巷酒吧余光将影子拖得极长,摇摇晃晃的影子容入黑暗,骚味与恶臭从黑暗中漫延出。 

“呼!”朗姆洛扶墙站稳,一手打颤地解开拉链,抽出家伙长长舒口气,“哗——”黑暗中看不到水流,微冷的天气显得出热气,朗姆洛嫌弃地撇撇嘴,接着他微微一顿,有仿佛是猫的脚步声,那人就走到了他身后。

“你在做什么?”

“撒尿,你嗑嗨了?”朗姆洛问冬兵,未出声时他便知道是冬兵,熟的就像知道送牛奶的会怎么来,不,不是那个意思,他不和送牛奶的搞,他扶着自己的家伙,肚子里的水不少,流速很大。

“不,我只是喝多了。”冬兵反驳。

朗姆洛翻白眼:“反正你是超级战士。”

“这样不对。”冬兵的声音贴在耳边,湿热的温度喷在耳廓上,朗姆洛一颤,操!尿都滴到手上了,抖抖家伙,他说什么来着?“什么?”

“你这样不对。”冬兵的发丝搔在朗姆洛的脖颈微微有些痒,气息打在耳后敏感的皮肤上,一只手强按着他后肩,金属的手指虚扶在拉链上,朗姆洛激灵一下,他僵住了全身,冬兵却一触既离,可恶的又移向另一边,低沉的声线在另一边响起:“随意大小便,这样不对。” 

“哦?你打算怎么惩罚我?”朗姆洛像是讨论天气那般随意,声音却沙哑起来,冬兵是个好炮友,从头到脚那怕金属指头尖都狂野而性感,只是偶尔会脑子不正常,洗脑总是有坏处。

“不许动。”冬兵轻咬他的耳尖,坚硬的牙齿贴在脆弱的耳骨上火灼的热辣,命令是朗姆洛觉得性感极的俄语腔调:“我带着枪,如果你动一下——那怕是提裤子,我也会打爆你的头,原地等我,我去取东西。” 

脑子不好的冬兵偶尔露出来的浪漫不知是哪个年代的,却不乏新意,定是膀胱里没撒干净的酒意冲上头让他醉醺醺,满脑子里都是冬兵。那家伙离开的脚步稳健可能没有嗑嗨,但是他是超级战士谁又能说准呢,冷风吹过让朗姆洛打颤,赤裸在外的鸟被风吹凉到打颤,也许他该把裤子系上,冬兵不可能真打死他,但是,对,他不想—— 

冬兵会回去拿些什么呢?

金属手需要润滑油,现在还有些更加隐密的地方需要,朗姆洛微微加重呼吸,换了一种想法,但愿别是什么小道具,他撑着墙不想栽到刚刚淋到尿液的墙上,突然打住了这个想法,这次洗脑过后没有人向他灌输这个,不会有这个选项。

安全套!

对,他现在需要的是这个。

朗姆洛等得漫不经心,从超市柜台到宿舍的床头柜胡乱的想着他还有几个,他存的过期了,他的炮友总是不定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从保鲜柜里出来。那东西在酒吧里有很多,不过用冬兵仿佛是有些不大正常的脑子,也许他不知道从哪里能搞到,也许那群逼崽子会给他,然后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队长在外面和冬兵来了一发。

有声音,冬兵回来了。

不对,还有——

“哗!——”

一桶油料泼在了朗姆洛身上!

——还有一大串其他人的脚步声! 

What the FUCKKKKKKKK!!!!!?????

促不及防一大桶黑油就泼上来了,他妈的发生了什么!?绝逼是冬兵那逼崽子没有错,老子绝对没有听错那逼崽子的脚步声!操他二大爷的这是要做什么?!

“那是不对的,需要惩罚你。” 

朗姆洛几乎是懵逼的,啪嗒!——

一滴黑色的油料顺着头发滴到了鼻子上。

操操操!!!!

朗姆洛突然间反应过来了,他连裤子都没有提,转过身就张嘴就骂:“你他妈的——” 

“哗!——”

“哗!!!!” 

他听到那群逼崽子队员的声音了!

一桶,一桶,又一桶,五颜六色的油料又泼过他,在墙上留下剪影。 

“哈哈哈哈!!队长你露个腚在墙边干什么呢!?期待什么玩意呢?我们帮你留念一下!”

“逼崽子们我操你二大爷的,冬兵我操你全家!!!”

朗姆洛侧着身露着鸟的动作,在咆哮声中永远、永远的留在了那面墙上,以彩色剪影的形式。 

据当晚被糊成狗熊脸的队员回忆,那是他们队长最丢人的一晚,被淋的五颜六色露着鸟上都沾着油料满大街追杀一众人员的样子不能透露的。   

冬兵脑子就没有正常过!朗姆洛在擦着自己五颜六色的JB时想,然后当冬兵发问“你在撸?我可以帮你口”时,他确定了。

“我口你大爷!老子他妈的下次给你JB上绣个Hello Kitty!”    

真可惜你没有停留下脚步,你只是微微扭头,你注意到了那个涂鸦,然后撇嘴。 

你想,这只是一个恶心的朋克的涂鸦,那我便不再用这粗鄙的事故,不,故事耽误你去复仇者会合的脚步了。 

只不过真可惜,你不记得它是否曾发生过。 

   
© 宇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