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l Hydra!!

【冬叉冬】与光同尘【第二章:失误】

有必要的说明:这个文冬叉冬,攻受无差

文分两部分双视角,目前叉骨视角叉冬,冬兵视角冬叉

其他章节: 1

                                                   

炎热干躁的旅程,黄色的旷野是旅途的主色,干枯稀疏的树木在视平线的边缘,偶尔路过的小镇每一个都像西部片的故事发生地,那些发生在牛仔间滑稽故事的地方。

 

路过的小镇破烂酒吧中,朗姆洛变得像粗鄙又蹩脚的恶棍,他在逃亡又他享受生活,瞧,反派总要自在的多,他抚摸姑娘肥圆的屁股,喝低劣的啤酒,冬兵呆坐在一侧格格不入,偶而对朗姆洛的夸张笑声露出困惑的目光,为此朗姆洛把自己埋在姑娘肥硕的奶子中,恶劣的调笑。

“She is a little girl!”

冬兵微微皱眉,沉默不语。

他想,看冬兵,不是那个据说可以在女人中间如鱼得水的中士,他就是个傻子。

在酒吧打烊后,打着酒嗝的朗姆洛带着冬兵在空旷的高速路上酒后夜奔。

没有哪个州的法律允许这个,见鬼的谁他妈的管这个。

 

而有些事情不是因为你是谁或是你在做什么就会发生改变的,酒精会侵蚀理智,理所当然朗姆洛不能幸免,当朗姆洛差点一头撞死在路边的树上后,他被冬兵从驾驶座上拎出。

铁胳膊掐住脚踝将朗姆洛倒拎起来,狠狠一拳击向胃部。

朗姆洛稀里哗啦的吐了一地,冬兵将他摔在恶臭的呕吐边缘,恶心与恶意在冷空气燃烧起来,把理智烧干,他暴躁的破口大骂,从神盾局骂到九头蛇,从冬兵骂到自己,胡言乱语。

“……操你的,你个没有长心长肺的玩意!我他妈的为什么要带着你有什么用,老子要酒美女战争!!!操!……”

 

尘土与诅咒被朗姆洛扬起一片扔在空中,仰望着星空冷的发寒,仰视看冬兵他面无表情,下颌的弧度僵硬,双眼在月光下暗淡的幽光,像是曾经在冷冻室看到的那般,冷硬带煞气。尘土落下,朗姆洛被尘土迷到眼睛,呛到了不停咒骂的嘴,干咳着蜷曲起身体。

 

冬兵把沾着泥灰的朗姆洛拖起扔到副驾位,朗姆洛不停的在骂着操你的,被绑到了安全带中,冬兵坐到主驾上把眉头皱紧。

朗姆洛想,他想扔了冬兵——,

他看到冬兵皱紧眉头,他的眉型也许该修剪了……

他想去找他的小队——

他看到冷暗的月光中他眼又有了淡淡的亮光,他也许又红了眼眶……

他想他罗林斯欲言又止的电话——

他倚在坐位中,专住的盯住冬兵的侧脸,漂亮的唇型到下巴的弧线,他渐渐倚躺着座位,嘴里低念着渐渐的安静下来,睡意渐渐袭来。

他想……

“……你可真漂亮啊……”

 

操他的,喝酒总是误事!朗姆洛当从未知地方醒来后,他们的旅途又被迫的改变,他把地图甩在车盖后开始指天骂地,冬兵把车子开向了一个不在计划内的地方,甚至一个地图都没有的地方。

为什么见鬼的九头蛇不给他们的武器装一个导航器,朗姆洛努力找回道路的时候不知道是对冬兵或是他自己的消遣,他们总得找点消遣。

 

生活总是过一天少一天,没有几个人能活到超级士兵的年岁,活得开心点准没错。所以朗姆洛把逃亡的日子安排的足似度假,阳光沙滩滑雪登山,十足惬意,单是从罗林斯偶尔的电话中就能听到朗姆洛安排的有多么让人享受。

于是朗姆洛每次在电话中骂人都中气十足,当罗林斯还在张口就被他一把挂断。

“队长,要不然你——”

“滚!——”

 

朗姆洛挂断电话又扶正太阳镜,这里太阳没有海洋上的刺目,想较于罗林斯的粗糙描述,他更有些怀念中地中海的阳光,他有些记不得的景色。太阳镜把大半个脸都遮住,然后他走向自动提款机。

 

冬兵僵挺立在车边,套着一件叉骨的旧衬衫,盖着他的旧鸭舌帽,被打理干净的脸庞让呆滞有些像生涩,有些褪去武器的刻板,但此刻却仍像是看守任务,朗姆洛试着教他些消遣,冬兵对于松驰的学习进度底于他的学习能力。

“放松点,士兵。”

他盯着朗姆洛手中的钱,唇抿成向下的线,他盯着朗姆洛视线仿佛朗姆洛才是白痴的那个。

朗姆洛打开车窗,胡乱的把钱塞进置物口与车垫下,“我们没有多少钱——”

 

“这会暴露”冬兵简洁的指出朗姆洛的失误。

“操,我当然知道,但这是个小镇,我们没有钱了蠢货。”

冬兵能把作战计划制订到事无巨细,天衣无缝,是地地道道的战术天材,但是钱才是最得要的。

 

“不应该存在这种错误”

“老子当然不会犯错误,还他妈的不是因为——

操!老子就是要取钱,已经取完了!”

冬兵就是蠢货!

他的逃亡计划完善周全,他准备好了充足的现金,途经每个国家的当地货币,每一处可以得用的地头蛇。只不过,他的计划里没有冬兵。

罗林斯那老小子过的有多好,就证明了老子的计划是有多周全!
烦躁的朗姆洛不想解释而想骂人,谁会想到去带一个白痴的武器去逃命,傻逼吗?

 

“——你做什么?”

 

铁臂一拳砸碎后座的玻璃,飞溅的碎屑在朗姆洛脸侧滑过,冬兵粗暴的捞出着扔在后座的蝎式,握着枪冰冷的注视着朗姆洛。

朗姆洛在炎炎烈日下兀的冷打了个冷战,一股寒意从骨髓里渗出,冬兵眼中是蓝色的冻土,真正意义上‘冬兵’的状态。

一瞬间,或者许久,朗姆洛的想起无数死于冬兵暴走时的九头蛇们。

 

“呯!——”

冬兵一枪将摄象头打爆,将蝎式再次扔进后座,然后绕到另侧坐到副驾座中。

 

阳光照在身上,朗姆洛呼出一口气,抽出一根烟点燃,背冲着阳光缓缓蹲下,把脑袋别的腰带上生活从来不容易,但谁也不能接受随便的死了。

湿透的了的衣服在后太阳晒下仍微微发凉,心跳却越来越快。

他可真漂亮啊……

谁会想到去带一个白痴的武器去逃命?
 你好,我叫傻逼。

朗姆洛起身,用脚捻灭烟头,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坐,开车点火,沉默的冬兵却突然间出声。

“你这次做的不对。”

“……”朗姆洛咧咧嘴,想反驳,却没有说来什么。

 

“现在我处理好了。”

“……噗”朗姆洛突然从胸口笑出声,松开方向盘一巴掌拍向冬兵的头,“操你大爷的,现在我们才被发现了,那摄像头都他妈的录完了你打它有屁用!反倒被发现了”

 冬兵转过头来望着叉骨,皱起眉头没有得到回答显得有些困惑委屈。

漫长的旅途也许有沙砾吹到嘴中,朗姆洛突然感觉嗓子有些痒痒的,终于他张口。

“嗯……

那天喝洒,只是些胡话。……你很有用。”

 

“……哦。”


                                                            

520彩蛋

路过某小镇喧闹的街市,冬兵盯着一群男男女女。

叉骨随口问了一句:他们在做什么呢?

冬兵拧紧眉头:不知道。

叉骨扫了一眼,了然于胸 ,随口应付到,“没什么,无聊的人而已,过节。”

冬兵跟在叉骨身后依旧紧盯着那群人,直到穿过人群仍旧回望。

叉骨突然间停住,冬兵茫然的望向叉骨递过来的手。

叉骨不耐烦的撇嘴把手里的粉色气球塞到了冬兵的手上,“过节!”

粉色少女系气球被喜欢的不得了的冬兵系在铁胳膊上解不下来,最后只能被叉骨剪下来挂在副驾坐后视镜上绑了好久

   
© 宇光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4)
热度(31)